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哈佛大学 24 届本科新生大调查:最爱 Tiktok,超自由派,亚裔增多,只用 iphone!

哈佛大学 24 届本科新生大调查:最爱 Tiktok,超自由派,亚裔增多,只用 iphone!

经历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申请季后,2024 级的本科新生已经开始了他们在哈佛大学的学习。

 

就在他们收到哈佛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几周前,他们见证了哈佛大学对本科生在今年疫情下的特殊安排。学院每年新生录取日活动 Visitas 也有了虚拟版本,新生们需要远程在线地间接了解哈佛大学各个学院的特点。最终,新生们在对哈佛大学重新开放线下授课计划没有清晰认识的情况下,做出了今年秋季入学的决定。

 

哈佛大学最近才公布其秋季的授课计划——大一期间的本科课程将采用线上方式,并邀请新生住校并在寝室里上课。几周后,哈佛大学再次澄清,由于签证限制,国际新生在大一期间将不被允许到校。

 

虽然有些人认为可以进入哈佛大学校园上课很幸运,但也有许多新生说,他们对大一的上课体验并不太理想:没有高年级学生面对面的指导,失去了与新同学交往的机会,也缺乏当面授课的活力,许多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说,他们甚至倾向于休学一年。最终,在上个申请季决定推迟录取入学哈佛大学的新生创下了历史纪录,达到 20% 这个极高的数字。

 

尽管今年新一届的哈佛本科新生开始很坎坷,但今年的新生与往年的学生也有很多相似之处。

 

与过去几年一样,相较于美国整体的平均收入线,哈佛大学录取的本科新生绝大多数来自非常富裕的家庭背景。在哈佛大学校报《深红报》对录取新生的调查中,近 30% 的 2024 级哈佛大学本科新生在回答有关父母收入的问题时说,他们的家庭年收入在 25 万美元以上,这个数字超过了 95% 的美国家庭。

 

然而与去年的哈佛新生相比,今年新生们的种族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非洲裔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的录取人数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当大多数哈佛新生已经抵达波士顿,在宿舍里安顿下来时,还有一小部分学生准备在家里接受三个月的线上教学,大约 76% 的新生回答了哈佛每年都有的关于学生背景、信仰和生活方式的调查问卷,

 

这项匿名调查问了学生们从政治意识形态,到酒精消费,甚至到对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看法等话题。在组成 2024 级的 1420 名学生中,有 1083 名新生都做出了回答。

 

调查结果可能存在潜在的选择偏差,

下面,就是这份调查问卷报告数据的完全公布。

 

在哈佛大学取消了禁止兄弟会姊妹会的政策几个月后,有兴趣加入这些组织的新生比例七年来首次出现了大上升。哈佛新生们选择对加入这类俱乐部、联谊会或兄弟会 "非常感兴趣 "的学生比例跃升至 11%,是 2023 级学生报告的比例的 2 倍还多。去年这个数字仅仅有 4.7%,代表了自哈佛大学校报《深红报》在 2018 年开始调查新生的社交俱乐部以来的最低兴趣水平。

 

之前,哈佛大学针对兄弟会姊妹会这类更白人至少主义的单一性别俱乐部的制裁首先从 2021级学生开始,禁止参与这类单一性别组织的学生获得奖学金,并且不得担任运动队长和课外团体的领导职位。不过,这些规定在实施过程中受到了严格的审查和批评,并在州法院和联邦法院引发了前两年非常著名的一系列诉讼。

 

前几个月,在最高法院作出性别歧视的裁决后,哈佛大学已决定取消该政策。几周后,这一决定似乎对新生对这类俱乐部的兴趣产生了明显的影响。调查显示,对加入兄弟会这类俱乐部 "完全不感兴趣 "的哈佛新生比例下降到 31%,这是自 2021 级以来的最低水平。表示他们"有点兴趣 "的受访者也连续第二年攀升至 22%。

 

与往年一样,调查显示,对兄弟会感兴趣的学生中,白人比例最高。在表示他们 "非常感兴趣 "或 "有点感兴趣 "的受访者中,白人分别占64.4% 和 53.8%,远远高于白人受访者仅占 48.8% 的这个比例。当被问及他们对哈佛大学停止惩罚单一性别社会团体成员的决定的看法时,30.4%受访者表示没什么意见。

  

专业选择上,哈佛新生的选择连续五年几乎没变:2024 级的哈佛新生选择最多的专业是经济学、公共政策和计算机科学。14% 的学生对经济学感兴趣,10% 的学生计划选择公共事务和计算机科学,对这三个专业感兴趣的学生占到哈佛大学录取新生的三分之一以上。这一分类也与最受欢迎的新生课程基本一致,这些受欢迎的课程包含“经济学原理”,“计算机科学入门”之类的。

 

2024 级的学生对艺术和人文专业兴趣和往年一样,呈现出持续下降的趋势。大约 7% 的人计划在艺术和人文领域学习,这是过去 8 年来最低的比例。相较之下,新生们对社会科学的兴趣略有上升,从 36.5% 上升到 39.1%,而对科学、工程和应用科学的兴趣则为 28.9% 和 24.8%。

 

从私立高中毕业的学生更倾向于艺术和人文科学。12% 的学生表示他们对这类专业更感兴趣,大约是来自公立高中的学生的 2 倍。公立高中的学生则更多表示了对科学的兴趣,占 29.9%,比私立学校的受访者高十多个百分点。

 

在那些计划专注于公共政策和公共事务类工作的哈佛新生中,84.1% 的学生认为自己 “非常 liberal ”或“有点 liberal ”,只有极低的 1.1% 的受访者说他们是保守派。经济学专业的受访者中,认为自己是保守派的人数最多,该群体占总体读经济学专业的学生的 14.9%。

 

在今年的哈佛新生调查中,公共政策和计算机科学这 2 个学科的录取学生都有明显的性别差异。在公共政策方面,69.3% 的录取学生是女性,只有 29.5% 是男性。相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中只有 30.1% 是女性,而 67.5% 是男性。在这两个领域中,那些被认定为变性人或非变性人的学生大约占所有学生总体的 1%。

 

47% 的哈佛新生都非常热爱学术并且愿意投入大量时间,他们表示,自己预计每周在哈佛里学术的时间至少有 30 个小时,与去年的 46% 基本持平。录取的 38.9% 的学生都参加过 BC 微积分的数学课程。

 

这些学霸们也提及了自己进入哈佛大学之前的高中生活,超过一半的学生说,自己在所在的高中排名前 2%,只有 32% 的学生表示他们的高中没有排名。整体上,哈佛大学录取本科生的高中平均 GPA 为3.95/4.0,与去年的平均 GPA 相同。他们平均只参加了 1.7 次 SAT 考试,而 2023 届学生平均参加了大约 2 次。受访者的平均 SAT 分数为 1510,而去年的平均分数为 1523 分,嗯,下降了。

 

与往年一样,79%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最大的压力来源是自己的期望。30.3% 的学生说他们在高中时每周花 11 到 19 个小时学习。37% 的学生预计在大学里每周学习 20 至 29 小时。

 

和前几届同学一样,2024 级学生在整个高中阶段都有大量的课外活动。社区服务是最受欢迎的活动,有 81.3% 的受访者参与了高中俱乐部的活动。其他受欢迎的活动包括 61.7% 的体育活动,40.2% 的学生会,以及 38.6% 的音乐俱乐部或乐队。38% 的受访者称自己是一个俱乐部的主席,36.7% 的受访者担任两个俱乐部的主席,16.2% 领导整整四个俱乐部。大约 17% 的受访者称自己是高中学生会主席,8.8% 的受访者是高中校报的主编。

 

哈佛大学今年的新生们有一个明显偏爱的政治家:拜登,总统获得了 2024 级学生中约 90.1%的支持票,而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为 7.1%。

 

虽然哈佛新生们在政治立场上有相似的观点,但 2024 级学生在影响到哈佛大学校园的问题上却不那么一致:60.9% 的新生赞成为全国范围内的警察和安保部门提供资金,但只有 29.3% 的新生说他们会支持为哈佛大学的警察和安保部门提供资金。

 

接受调查的新生中,寻求心理健康咨询的比例比往年略高:26.3% 的人表示自己曾经寻求过心理咨询,而去年的比例为 23.5%。女性(31.3%)比男性(19.7%)更有可能寻求心理咨询。被认定为同性恋、双性恋的学生比他们的异性恋同学更有可能寻求心理健康的咨询。

 

不认为自己是自由派的学生比例比前几年有所下降,20.3% 的学生表示自己是温和派,6% 的学生表示自己是有点保守的,1.4% 的学生表示自己是非常保守的。哈佛今年的女性新生比男性新生更有可能倾向于左派。83% 的受访女性认为自己有点或非常自由,而男性受访者中只有 60.1%。

 

在今年的调查中,自我认同的共和党人的比例减少了一半,从去年的 10.5% 下降到 5.2%,这都是特朗普捅出的篓子。另一方面,民主党得到了 57.4% 的学生的支持。大约有 12.5% 的学生认定自己为党派独立人士。

 

新生们压倒性地全面支持最近全国性的反对警察暴力和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尽管 69.4% 的人说他们没有亲自参加今年夏天的抗议活动。但近 88% 的人对抗议活动表示有一些或强烈的好感。

 

尽管搬进了 Facebook 诞生的哈佛大学,但新生们仍然对社交网络越来越避之不及。大约 14.2% 的新生说他们压根就没有 Facebook 账户,而 2023 级的学生有 12.7%,2022 级的学生只有 10.7%。

 

2024 级哈佛大学新生在一个基本上被 COVID-19 关闭了的世界里读完了高年级,他们花在酒吧里的时间更少,花在 TikTok 上的时间更多。

 

49% 的受访者说他们每天都在使用美国版抖音。尽管 TikTok 越来越受欢迎,Instagram 仍然是新生中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网站。大约 93.5% 的学生说他们有 Instagram 账户,25.5% 的学生说他们每天至少花一个小时在这个 app 上。

 

在 iPhone 与安卓的较量中,哈佛大学新生中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赢家。88% 的新生说他们拥有 iPhone,只有 11.2% 的人说他们使用安卓。这些新生们来到哈佛大学,壮志勃勃准备建立自己的职业网络,大约一半的受访者表示拥有 LinkedIn 账户。来自城市和非运动员的学生最有可能在该网站上拥有账户。

 

2024 级的新生在隔离中度过了他们的高中生活,他们的高中毕业舞会也被取消了。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让冠状病毒夺去他们在大学的全新开始。83% 的人会选择在本学期前往波士顿,住进哈佛大学的宿舍。

 

在哈佛新生中,约 80% 的人表示他们看好哈佛大学邀请 40% 的本科生回到校园的决定。

 

不过,他们对哈佛大学在第一年网课的情况下还收取全额学费的这个决定不太满意,只有约 6% 的新生对学院决定全额收取学杂费 53,968 美元完成第一年的网课学习表示赞同。

 

与美国全国范围的趋势一致,哈佛大学来自最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与他们最富有的同龄人相比,来自低收入家庭的父母在新冠引起的经济衰退期间被解雇或失去工作的可能性超过富有家庭的 8 倍。

 

黑人学生认识的家庭成员或熟人死于与 COVID-19 有关的并发症的可能性是白人同学的 3 倍多;西班牙裔学生则是 2 倍多。尽管许多新生说新冠扰乱了他们的家庭生活,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表示他们自己的冠状病毒测试没有呈阳性。只有 2.3% 的人报告检测结果呈阳性。

 

总的来说,新生们希望自己和同学们在哈佛大学里遵守严格的公共卫生准则。这些新生们还表示,他们对自己遵守新冠疫情的隔离规定会比同龄人更有信心,女生比男同学更愿意遵守这些规则。

 

在所有学校规定中,学生们最不喜欢遵守的就是学院禁止他们在宿舍房间邀请客人的规定 — 尽管超过 50% 的学生仍然说他们会遵守。不过,对于他们是否打算在发现同伴违反规定约人进入自己宿舍房间时通知管理者,新生们就不那么顺从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