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当你读的大学突然倒闭了:一个美国大学的超现实主义结局

当你读的大学突然倒闭了:一个美国大学的超现实主义结局

 

美国各地的小学校都面临预算短缺和入学率低的问题,导致一些学校在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过程中倒闭

 

和全国其他大多数大学一样,纽伯里学院(Newbury College)是马萨诸塞州布鲁克林的一所小型私立文科学校,上个春季学期,和其他大学一样,它一如既往地开设着课程,然后在学期结束时告别了戴着帽子、穿着长袍的毕业生。

 

但与几乎所有其他大学不同的是,这些课程和那次告别是学校的最后一次:纽伯里大学在5 月底正式停止了运营

 

最早证实这一传闻的是该校校长约瑟夫·奇洛(Joseph Chillo)的一则博客:“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宣布,我们打算关闭我们深爱的纽伯里学院。”

 

据奇洛说,在这一消息公布后,大约 25% 的学生决定春季学期不再回学校上课了。

 

而对于其他的学生,以及他们的教授来说,他们的校园生活在一月份回到学校的时候便已经戛然而止了。这所大学已不再是英语教授黛博拉·梅尔(Deborah Mael)所记得的那所大学了。她已成年的女儿们当年坐过的长椅已经空落落地无人问津,曾经一同嬉闹的宿舍也是如此。

 

餐厅通常在午餐高峰时段人满为患,排队的队伍会蜿蜒延伸到修剪整齐的四方广场上。健身房中也曾经交错共鸣着举重器械发出的叮当声和跑步机发出的砰砰声。而现在这一切都似乎被遗弃了。教员办公室被掏空了,课堂出勤率低得可怜。

 

入学人数从宣布停课前的 600 多一点骤降至学期末的近一半

 

我们能做些什么来阻止这种结局吗?

 

也许网络是一条出路。奇洛说,许多类似境况的大学都开始探索一种新的创收渠道。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学校本应该开发一个研究生项目。

 

许多学生和教师称,这所拥有 57 年历史的大学关闭的消息既令人震惊,又在意料之中,这种不和谐几乎无人能用语言来形容。

 

纽伯里大学的一名毕业生说:“我想我早已感觉到了噩耗即将到来,但我从来没有把这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

 

在很多方面,大学的关闭就像企业清算一样——员工拿到遣散费,资产被出售,顾客被告知另寻别处。

 

但是,学生和教师们认为,关闭大学的影响更加严重——纽伯里不仅仅是一所学校,更是被众多学生甚至教师视为“家”的所在。纽伯里大学欢迎很多在其他地方不被重视的学生:与附近的私立文理学院相比,纽伯里的学生有很多是穷人,是有色人种,或者他们的父母自己没有上过大学。(据奇洛说,纽伯里 70% 的本科生是第一代大学生。)出于这些原因,这种倒闭涉了更多的情感因素,而不仅仅是一场事业学业上的变故。对一些人来说,学校的倒闭更多的关乎“自我价值感的认同”

 

接受采访的学生们描述了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悲伤心情,从震惊到恐慌,从好奇到怀旧,从心碎到接受

 

斯特凡来自丹佛地区,去年 12 月初就结束了期末考试。在庆祝自己 21 岁生日的游轮上,她突然听到了学校停课的消息。回到岸上后,她的手机被朋友发来的短信点亮了。在纽伯里大学的三年里,斯特凡在学校里扮演过很多角色——三个运动队的运动员,一个助理教练,还有招生部门的勤工俭学职员。

 

她一回家就开始申请其他大学。

 

整个寒假,她都在为自己的下一步而困扰,而且常常为之哭泣。“每天我都在想,天哪,我该怎么办?””斯蒂芬回忆道。

 

“纽伯里是我的第二个家。

 

回顾过去,包括 Chilo 在内的高等教育专家说,学校最初在授予学士学位时就遇到了麻烦。它无法在一个已经饱和了四年制大学的市场上竞争

 

根据一项对大都会中心和邻近城镇的分析,仅大波士顿地区就有 50 多所这样的大学。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被关闭的学校大多是盈利性大学,这种模式的平庸成绩和可疑的招生策略吸引了公众的关注和政府的监管。

 

但最近,正如新英格兰高等教育委员会的芭芭拉·布里廷汉姆(Barbara Brittingham)等人所指出的,在某些地区,非营利性大学也逐渐走上了倒闭的道路

 

在佛蒙特州等一些地方,人们感觉小型私人机构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今年早些时候,南佛蒙特大学、格林山学院和圣约瑟夫学院相继宣布了关闭计划。

 

无论是好是坏,纽伯里很少有人有机会细想这次关闭。纽伯里大学一做出正式决定,着手实施了一系列特别的解决方案:招生官员变成了转学官员;学院创建了“课程地图”,协议和调整,以促进从纽伯里更精简的学术过渡。留下来的教师们——像英语教授梅尔一样——尽其所能来容纳他们所有的支持,这确实有所帮助。

 

梅尔提到了她在每个学期开始时向学生们说的话:尽管你们中的许多人来自艰难的环境,但你们不应放弃掌控并改善自己所处的环境。她在最后一节课上对这些年轻人说:“学校关门是他们无法扭转的局面;这不是公平的,但我们能控制的是我们这学期的生活方式。”她回忆说:“这不是你们造成的;你们没做错什么,但重要的是你们打算怎么办?我们(教授)如何才能帮助你做到这一点?”

 

全美国各地的其他小学院都在尽其所能避免纽伯里的命运

 

俄亥俄州的希拉姆学院最近为两个新项目注册了商标——新文科、新技术和新徒步旅行——以区别于其他学校。

 

特拉华谷大学已经将诸如夏令营和为退休人员开设的课程等促进收入的举措纳入战略计划当中。

 

西蒙斯大学(Simmons University)是一所女子学院,该校已将大部分精力转向在线教育;它的研究生课程现在也改为男女合校。尽管如此,在未来的几年里,许多学校将会倒闭。

 

学生们将不得不告别他们成长为成年人的地方,并找到其他地方接纳他们,一个对学生和学校都有光明前景的地方。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