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被疫情支配的美国常春藤大学:“当我们失去了学生,我们就失去了生意”

被疫情支配的美国常春藤大学:“当我们失去了学生,我们就失去了生意”

疫情之下,岂有完卵。

 

哈佛大学在无数次会议讨论应对方案之后,表示秋季正常开学,“对哈佛大学来说,最重要的决定就是,哈佛大学将在 2020 年秋季正常开放。” 而更多藤校仍在观望之中,宾夕法尼亚大学给今年入读的本科生和硕士生已经发了不下 10+ 封关于疫情的安抚和政策更新邮件,但仍未给出明确的方案。

 

众多藤校甚至破天荒降档录取了不少低于往年标准学生。有人说,2020 年入学的最惨一届留学生之后,2021 年入学的学生们将迎来抄底打劫美国常春藤的最大留学利好。

 

无论怎样,常春藤院校正在进入被疫情支配的恐惧之中。

 

他们到底在面临哪些切肤的难点?这里是一篇哥伦比亚大学校报《观察者》杂志的详尽报道,疫情后,以哥伦比亚大学为代表的藤校正在经历什么?

 

疫情此刻,哥伦比亚大学和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决定在剩下的学期里把所有课程都搬到网上,许多学生现在已经离开校园回家过春了。Columbia 和 Barnard 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这个决定的?做出这个决定的后果又有哪些?我们梳理了疫情以来的整个时间线,以下是你需要知道的

 

国际学生数量暴跌

藤校学费收入成谜

 

 

由于疫情期间签证服务的暂停和各类标准化考试测试时间的取消,在不久的将来,全美乃至全球各类大学的国际学生整体数量将成递减趋势。哥伦比亚大学可能会受到不小的打击——它是美国国际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之一,支持着 15000 多名国际学生和学者。

 

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是在哥大就读硕士项目的研究生。拿哥伦比亚大学的专业研究学院 (SPS, School of Professional Studies) 举例,该学院 2018 届的国际学生占比高达 48%。

 

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学生的录取机率将会受到该生或者该生所在家庭的经济状况的影响。我们一般称其为“need-aware”, 即大学招生办会考虑申请者是否有能力在不接受学校帮助的情况下,自主支付所有学费。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的最新财务报告,从(国际)学生手里收纳的学费是该校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其比例远远高于捐赠基金、政府拨款和其他私人捐赠等资金来源。

 

重大体育赛事取消

复赛请愿书上热搜

 

 

 

常春藤联盟管理人员 3 月 11 日宣布,他们将取消春季赛事的所有训练和比赛。这个决定影响深远,例如,联盟中曾连续六年赢得 “古代八冠王” 赛事冠军的明星男子网球队,会因为此决定而彻底失去蝉联资格

 

此外,原定 3 月 13 日至 15 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城举行的  2020 年常青藤联盟男篮和女篮锦标赛也因此被取消

 

祸不单行,几乎在同一时间,哈佛大学正式宣布全面封锁校园。取消赛事和封校的决定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开始在网上散发请愿书,要求恢复比赛

 

在一片声讨声中,要求恢复篮球赛事的声音最为响亮。因此,NCAA 也曾设法挽救这一季度的赛事。然而,最终事与愿违

 

校园活动全面取消

明星歌手无缘相见

 

 

 

3 月初的时候,哥大校方就曾敦促学生团体取消校园内 25 人以上的非必要活动。因此而被喊停的活动包括一年一度的约翰·杰伊晚宴(John Jay Dinner),校友 “杰出专业成就奖” (distinguished professional achievement) 颁奖典礼,以及两个面向新生的周末校园活动同一时间,巴纳德校方也宣布取消本学期内剩下的所有活动。

 

3 月 13 日,酒神节被正式取消。令人尤其惋惜的是,今年的酒神节与众不同– 节庆期间说唱大咖古奇·马尼 (Gucci Mane) 和实验音乐二人组 100  Gecs 本会在一场万众瞩目的演唱会上首次同台献唱

 

在演唱会的筹备期间,各类诸如场地和双方酬劳争议问题的花边新闻就层出不穷,吊足了观众们的胃口。然而,由于酒神节的取消,这场演唱会的庐山真面目很可能也会石沉大海

 

近期,哥伦比大大学的其中一位校方代表更是表示:“我们甚至不知道今年的毕业典礼是否可以如期举行。”

 

线上课程全面上线

大批学生无法返校

 

 

 

3 月 12 日,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柏林格(Lee Bollinger)和巴纳德学院院长西恩·贝洛克(Sian Beilock)宣布,在本学期剩下的时间里,哥伦比亚大学和巴纳德学院将把所有的课程教学改为线上。

 

同时,两位校长请求在校的学生们如果没有特殊情况都尽快离开校园学校将继续开放,包括食堂、图书馆和健身中心在内的一些服务将继续运营。然而,这些服务将有时间限制和功能改变

 

改为线上教学的决定并非哥大和巴纳德的原创。哈佛大学在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宣布全面启用线上教学。大学们这样的决定主要来源于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病毒严重性的评估,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于近日正式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事实。

 

纽约市目前确诊病例数不胜数。上周六,官方宣布了该市首例死亡病例。一时间,纽约市卫生和医院组织的工作强度激增,而这种情况显然还会变得更糟。

 

为了减轻医疗工作者的负荷,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很快宣布无限期禁止所有超过 500 人的公共集会,而这项禁令也成为了众多位于纽约州内的大学不得不关门大吉的重要原因之一。

 

面对即将来临的全面封锁,柏林格和贝洛克紧急叫停与学校相关的所有商务及国际合作。同时,所有正在参与哥大和巴纳德学院境外交换项目的学生必须火速回国,否则将无法入境。

 

为时已晚

哥大确诊首例新冠病例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博林格 (Lee Bollinger) 周日上午在电子邮件中宣布,哥伦比亚大学社区中一位成员的 COVID-19 检测呈阳性。 

 

在此之前,哥伦比亚大学和巴纳德学院已经向学生发出通知,要求所有能够离开宿舍的学生在 3 月 30 日前离开。然而,学生们撤离的速度显然没有赶上病毒的传播速度。

 

在之前公布的措施中,包括道奇健身中心 (Dodge Fitness Center) 在内的众多校内设施仍然保持开放状态,但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哥大和巴纳德正式宣布全面关闭校内的所有非学术场所,包括圣保罗教堂 (St. Paul’s Chapel),立即生效

 

同时,校方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在 3 月 17 日星期二之前撤离宿舍。关于正在校内进行重要研究的校方执教人员,柏林格和贝洛克则鼓励各学院院长和系主任依情况做出合理安排,比如,所有研究改为独立进行,只有在极为必要的情况之下才能进行大于一人的聚集研究。(疫情之下更要做研究)

 

校内学生纷纷离去

财政问题继续成谜

 

 

 

在校内学生纷纷撤离的过程中,哥大和巴纳德校方曾承诺向任何需要帮助的人提供经济援助。然而,这样的说辞显然没有让学生们更安心。社交媒体上,各种问题纷至沓来:

 

“房屋退款会提供吗? 如果需要援助,紧急资金将在何时分配给我们? 如果我确实无法离开,住房申请多快能通过?”

 

雪上加霜

巴纳德确诊首例新冠病例

 

 

 

巴纳德学院院长贝洛克 (SianBeilock) 周三晚间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证实,巴纳德学院出现第一起新冠病例。声明还证实,“继续在巴纳德和哥伦比亚社区看到更多的新冠病例很可能无可避免。”

 

疫情加剧

哥大第二次 “独立战争”

 

 

 

哥伦比亚大学宿舍管理层于周四下午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所有不得不留在校内宿舍的学生都将被重新安置在南草坪附近的大楼里

 

这一声明发布之际,纽约大学 (New York University) 也正在疏散宿舍,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住院病人过多的情况 - 截至周四下午,纽约有超过5200人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3615人居住在纽约市纽约共有29人死亡,其中22人在该市有报告。随着全国范围内冠状病毒阳性病例的增加,美国医疗系统应对日益严重的疫情的能力受到了质疑。

 

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许多地方的医院床位远远少于预期的住院病例。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 (Andrew Cuomo) 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主张将现有的军事基地和大学宿舍等设施用作临时医疗中心。在那之后,各大学开始意识到,政府医疗机构可能很快就会求助于它们的医疗资源和基础设施。

 

为此,3月16日,纽约大学 (New York University) 的本科生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中解释说,他们被要求离开校园宿舍,以便于随后把宿舍的床位改为患病者的医疗病床。

 

哥伦比亚大学尚未宣布将其住房改造成供病人使用的设施的计划,但很多人猜测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当这一时刻真正来临之际,哥大很可能别无选择– 就好像在1776年至1783年间,哥大(当时还是“King’s College”) 被迫把整个学校改为军事医院供军队使用一样。

 

数字化评估标准取消

学生将进入“无尽春天”

 

 

 

根据3月20日哥大校长李·柏林格(Lee Bollinger)发给大学附属机构的邮件,在COVID-19爆发后,所有的课程将采纳及格/不及格的评分系统,并且春假后三天的课程将被取消,春假也将会无限期延长。

 

同时,柏林格表示,学生将不能取消课程,即使在学期结束时,他们也无法得知自己每门课程所获得的具体分数。

 

巴纳德校长希安·贝洛克 (Sian Beilock) 不久后也发布了一封邮件,表示将完全遵循哥大的处理方式。与线上模式相同,采用及格/不及格的评分方式同样并非哥大和巴纳德原创。

 

麻省理工学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和史密斯学院 (Smith College) 首先开始采纳这类评分系统,不久后就形成为了一种趋势。然而,这种趋势可能会给正在就读的学生带来不安,因为在以往(正常)的评分系统下,学生是不能够利用基于非数字化评分标准的课程来完成专业要求的,这不禁让学生担忧自己未来的职业和学业竞争力是否会大打折扣

 

对此,柏林格校长在邮件中解释道:“当然,评分系统的改变并不表示对学生学术要求的降低,而只是承认了这个不寻常时刻的严重复杂性。”

 

尘埃落定

毕业典礼正式取消

 

 

 

周五下午,哥大校长李·柏林格 (Lee Bollinger) 在给该校下属机构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正式宣布,2020 届学员的毕业典礼将在 “未来一段时间内” 被取消。虽然毕业生仍然能够在 5 月 20 日拿到学位,但不会有正式的集会来庆祝学生毕业。

 

巴纳德学院院长贝洛克 (SianBeilock) 也在近期的一封邮件里宣布了同样的决定。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 专家表示,疫情爆发的速度十分惊人,民众们需要在未来大约两个月的时间里严格实施社交隔离。

 

然而,由于缺乏有效的检测和有关病毒的知识,关于疫情何时会减弱,现阶段仍然难以定论。目前,包括哥大和巴纳德在内的美国 40 多所大学宣布将推迟或取消毕业典礼。

 

哈佛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已经表示,他们将在网上举行毕业典礼,不过具体细节还有待最后确定。上一次哥伦比亚大学不得不取消学生的毕业典礼,还是在1968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由于包括政治暗杀,种族骚乱和反战抗议在内的众多政治问题,美国民众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

 

1968年之前,哥大的唯一一次毕业典礼的取消,还是因为1775年的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当时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即现在的哥大)院长迈尔斯·库珀被迫逃往英国,毕业典礼也随之取消。

 

终局

哥大宣布第一起死亡病例

 

 

 

上周末,哥大学校管理人员要求 300 至 500 名学生从 “国际之家” 的南楼撤离。不久之后,国际之家里就发现了一起新冠病毒的死亡病例。

 

案件确立后,这栋独立于大学的服务设施被定义为冠状病毒的 “危险” 区域。管理人员表示许多楼内居民可能已于与死亡人员有过接触。专家表示,如果真是如此,被撤离的学生将会大幅度增加病毒的传播风险

 

“当我们失去了学生,

我们就失去了生意”

 

 

 

过去两周,晨兴高地和曼哈顿维尔 (Manhattanville) 的数百名工人被解雇,原因是州政府下令关闭所有非必要业务,并限制餐馆只提供外卖服务。

 

纽约州州长科莫 (Andrew Cuomo) 3月16日宣布了这一命令,将晨边高地(Morningside Heights) 和曼哈顿区 (Manhattan) 的独立企业,以及纽约市所有的企业,置于金融破产的风险之中。

 

同一时间,在发现一名感染上冠状病毒的学生后,哥伦比亚大学迅速要求学生撤离校园。由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成群结队地离开,而且没有可预见的返校日期,邻近地区的许多依赖于学生消费的企业也即将面临倒闭

 

对此,《观察者》联系了晨兴高地和曼哈顿维尔大约 200 家商户中的 50 家商户了解情况,其中包括杂货店、餐馆和咖啡馆。约有 30 家公司作出了回应

 

报告称,由于采取了 COVID-19 的预防措施,公司裁员超过 370 人,销售额严重下滑。对于那些在疫情期间被允许继续营业的 “必要” 企业,业主们必须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是关门,让员工领取失业救济金,还是继续营业,但减少员工的工作时间?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重点 “客户(哥大的学生们)” 何时可以回来消费?他们又能否熬到这些财神爷们的归来之日呢?

 

撰文 / 灯塔学院 本文由灯塔学院独家原创,发表于财新博客的灯塔学院教育专栏。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