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哈佛大学全面在线上课,但绝大多数美国学校都线下复工了

哈佛大学全面在线上课,但绝大多数美国学校都线下复工了

 

绝大多数开放网课的大学都是美国排名最顶尖,没有招生压力的精英学校,在 2020 年,只有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可以不用返校,在家上网课。

 

本周,哈佛大学正式宣布“ 2020-21 学年的所有课程,无论本科生和研究生,都将采取线上的形式”只有大一新生可以住在哈佛大学的校园里,但是即使他们身处校园,也只能在宿舍里远程上网课,来避免病毒的传播。

 

“我们知道学生渴望进入校园,我们也渴望回复全面的线下运作来提供更完整的哈佛大学体验。 通过仔细审查我们的宿舍数量,学生的学术需求以及公共卫生专家的指导,我们确定了在今年秋天将邀请本科生大一年级学生,和那些必须在校园里才能取得学术进步的学生进入校园生活。”

 

在美国的高等精英大学中,线下课程在疫情期间变为线上课程这种应对疫情的方法已经成为了共识。

 

普林斯顿大学表示,由于疫情,秋季学期将主要以线上形式进行,同时会给学生 10% 的学费减免,许多社团活动会收到严格管制,并且明令禁止聚会。在麻省理工学院,今年秋季只会让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重返校园。

 

但大多数学生所在的美国大学其实已经直接线下开学。

 

《高等教育纪事》已经建立了超过 1000 所美国本科学院和大学秋季重新开放计划的数据库。虽然绝大多数的精英大学将使用在线学习或会采用将在线和线下面授相结合的“混合”方式开学,但在接受调查的所有大学中,60% 的学校采取了另一种方案——为了不断掉“生意”,它们将在秋季学期全面开学,并欢迎所有学生返校。

 

这意味着,在当下席卷全球的 COVID-19 病毒影响下,在线高等教育已从低端市场猝然消失,甚至可以说只为少数精英阶层所享有。

 

绝大多数开放网课的大学都是美国排名最顶尖,没有招生压力的精英学校,在 2020 年,只有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可以不用返校,在家上网课。

 

《纪事》数据库显示,开放网课的学校恰恰处在最好或者最次两种极端。

 

许多社区大学也只提供线上课程。比如像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系统(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ystem)中那些平时需要通勤的学校,也在五月宣布了要以线上上课的形式开学。 这样一看,斯坦福大学与当地的两年制职业学院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恰恰是因为钱和社区大学大部分学生的生活状态。

 

加州州立大学的学生中,几乎有一半与父母住在一起,还经常需要在工作期间学习。 只有 14% 的学生住在宿舍。 大多数人本来就已经不具备获得沉浸式的大学生活体验的条件。 社区学院早期就已采用在线学习的方式,许多学院已经可以熟练地进行远程教学。

 

哈佛大学等美国学校宣布的在线课程计划,其实执行起来反而非常昂贵。不仅宿舍的使用率严重降低,教师还需要进行远程教学的培训,并且教室需要连接视频和声音。

 

在线学习还意味着学生将需要最新的计算机和设备来接收稳定的网络信号。但这对于非常富裕的大学来说,不是一个大问题,因为这些大学招收的绝大多数都是家境富有的学生。

 

精英大学在市场中具有巨大的优势。

 

他们可以保持学费不变,并坚持要求学生按学期入学,因为他们知道很少有人会放弃和 2024 届一起毕业,并获得终其一生的常春藤校友身份,和利用学校强大关系网的机会。如果他们决定放弃,那么会有无数等待中的急切想要成为校友的申请者愿意珍惜并争取这个宝贵的机会。

 

但是对于处于中等水平的大学来说,财务危机会成为很大的问题。随着州税收收入的暴跌,公立大学正面临着巨大的州预算削减。

 

国会正在继续努力争取新的救助资金。在此次疫情大爆发之前,许多私立大学已经在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如果有大量学生选择延迟入学或要求在线学习大幅降低价格,它们可能会陷入破产。

 

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之前决定取消仍在完全在线课程中就读的外国学生的签证,这将使情况更加糟糕。许多大学通过招收大量缴纳全额学费的外国学生,解决了近年来的预算短缺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在政策推出的时候,大学们齐心协力通过起诉来挽救。

 

哈佛大学和 MIT 提起诉讼时,理由是国土安全部官员肯·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表示该规定旨在“鼓励学校重新开放”。

 

高校在宿舍住房收入方面也面临着巨大的缺口。

 

大学每年在学生住宿上可以赚取一大笔资金,而因为疫情,在家远程学习的学生完全不需要宿舍,也不用支付宿舍费用。塞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教授罗伯特·凯尔琴(Robert Kelchen)发现,一些小型的文科学院每年的收入的 30% 以上来自住房,餐饮和其他辅助资源。华盛顿州立大学计划开业,并要求新生必须住在宿舍。华盛顿州立大学宣布,即使由于 COVID-19 而被迫关闭学期,该大学也不会退款。

 

特朗普总统本周谴责哈佛大学的决定,称其是“荒谬的”和“简便的出路”,并在 Twitter 上声明“学校必须在秋季开放!”

 

哈佛大学的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Bacow)在一份声明中说,新的  ICE 政策给大学施加了压力,逼迫他们在今年秋季学期全面开放线下教学,由教室在教室里进行亲自授课,而让他们完全不必担心学生,教授和大学里其他工作人员及其家庭的健康与安全 。

 

根据有些州的规定,有些学校需避免线上开学,而这对于大学来说压力很大。除此之外,大学足球赛季也即将开始,然而数千个空荡荡的体育场席位不会为母校带来任何收入和宣传。赛季不但对于大学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与教练签合同所花费的数百万美元也打水漂了。

 

许多大学教师对与有关重返校园的政策和言论感到震惊,尤其是那些年龄较大或有很大感染风险的人。经过激烈的言论批评后,佐治亚大学系统取消了强烈鼓励在教室中使用口罩的政策,将其改写成了强制人们在教室里使用口罩。大学的政策正随着最新的公共卫生统计数据和疾病传播知识而不断发展改进。

 

“在线”学习与“面对面”学习之间的区别是模糊的。在 Zoom 上进行的小型密集研讨会可能比在大教室“现场”进行的面对很多人的讲座更有效。而且大学生在课堂外学到很多东西。 对于无法安全获取食物和住房的学生,校园是一个更安全,更稳定的地方。

 

但是,这表明,那些拥有金钱和声望的美国精英大学,正在推出围绕安全和技术为中心的在线教育新方式,而数百万录取不了最顶尖美国大学的学生将与此无缘。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