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有 109 亿校友捐赠的哥伦比亚大学是否应该接受美国政府资助拨款?

有 109 亿校友捐赠的哥伦比亚大学是否应该接受美国政府资助拨款?

为了减轻因新冠病毒造成的巨额财务收入损失,美国联邦政府已经为美国各地的高校提供了很多财务上的资助

 

其中,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 1280 万美元的拨款 —— 在美国常春藤高校中,只有康奈尔大学收到了同样高额的资助,而包括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在内的多所精英高校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接受这笔拨款。

 

目前,哥大尚未决定是否会接受这笔拨款。

 

有人猜测这或许是由于哥大和康奈尔这两所学校中有着较高比例的全日制本科学生获得了联邦政府一项名为 Pell Grant 的助学金 —— 它旨在为那些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优秀学生提供资助,使他们有机会接受优质的高等教育。

 

考虑到哥伦比亚大学地处纽约,恰好位于此次疫情的中心,且相比于其他藤校而言,历年所获得的捐赠基金其实并不算多,所以如果接受这笔 1280 万美金的拨款,是否也是合情合理的呢?如果是,哥大又应当将它用在哪里呢?

 

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们为此还在进行激烈的讨论。

 

来看看他们分别发表了什么样的观点吧。

 

上面提到,美国高校的捐赠基金,也是反映学校财力的一项重要指标。

 

哥大获得的 109 亿美金捐赠听起来似乎是个天文数字,也在美国高校所获得的捐赠基金数额排名中位列前十,但在八所藤校中其实只排到第五。

 

可以看到,在常春藤高校中,哈佛大学获得的捐赠基金高达 400 亿美金,在藤校中名列第一。

 

Ivy League endowment values

Fiscal year (ending June30)

 

 

 

哥伦比亚大学通识学院政治学专业的本科生 Jacob Mazzarella 说。

 

“鉴于此次新冠疫情的特殊情况,我是支持哥伦比亚大学接受此次由联邦政府新冠救济法案所提供的援助资金的。许多人对于哥伦比亚大学考虑联邦援助持批评态度,主要是由于他们对于学校的财务状况有一些误解。”

 

“虽然哥伦比亚大学(19年)获得的捐赠基金(109亿美元)在全美高校中尚处前列,但面对此次疫情,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我们可以看看管理这笔资金的哥伦比亚投资管理公司在报告中所呈现的年度收益数据,它能够更真实地反映学校的日常支出。在 2018 到 2019 财年,这一投资回报率仅为 3.8%,对一所常春藤高校而言,这个数字是迄今为止最低的。”

 

 

相比哥大的 3.8%,同年,哈佛大学捐赠基金的投资回报率有 6.5%,耶鲁则有 5.7%,这个数字也会影响到高校下一年的募资计划,扩充还是削减学校的项目和人员。

 

除了投资回报率低下以外,我们还应该了解一下高校一般是如何使用捐赠基金的。在高等教育机构中,一种被广泛接受的做法是将捐赠收益的支出限制在 5% 左右

 

换句话讲,捐赠基金起到并不是 “雪中送炭” 的应急作用,而是来确保大学的长期生存的。毕竟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会料想到今年疫情给全球带来的严重停滞,也没有人能预知我们会面临一场多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因此,每一笔钱都需要精打细算地花。

 

最重要的是,来自捐赠基金的收益,直接关系到了一所高校提供财政援助的能力。由于哥伦比亚大学地处纽约这一特殊位置,相比于其他几所每年收到巨额捐赠的私立高校,它必须更多地承担起它所肩负的公民义务

 

 

当然这不是说哥大要去尽全力最大程度地降低 COVID-19 对美国所造成的影响,毕竟从死亡人数上就能看出,纽约市遭受的打击比其他地方都要严重。

 

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哥大都需要分散其资源来协助纽约抗击疫情,这一情况要持续到何时,我们也不得而知。

 

还有一点也同样值得注意。与其他财富实力相当的高校相比,哥伦比亚大学有相当一部分学生获得了 Pell Grant 助学金。这一比例在 CC 和 SEAS 这两大学院有 16%,在通识学院甚至达到了 40%,这些学生大多来自中低收入家庭

 

 

除此以外,哥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在美国排名第四,有大量的国际学生,而国际学生面临着旅行限制和签证问题等一系列风险还有那些由于疫情被削减了工作时间和相应的收入,却需要支付与先前同样金额房租的研究生们——在疫情袭来时,这些学生群体抵抗风险的能力是更低的。

 

这一次,哥大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我们在方方面面都有着切实的需求,为了保护最容易受到影响的哥大成员们,我们应当支持学校接受这笔拨款。”

 

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本科二年级,主修经济与政治学,专注于种族问题研究的 Brandon Shi 则认为。

 

“每年拥有高达 5000 万美元捐赠基金的精英私立学校 Sidwell Friends School(该校有一些校友在哥伦比亚大学)最近因为接受了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今年三月由美国国会签署的经济刺激计划,旨在为规模不足 500 人的中小企业,包括非营利机构提供紧急援助,以缓解疫情之下企业在运营周转上的压力)提供的 COVID-19 援助资金,引发了巨大争议。”

 

“在这所学校接受大额援助资金的同时,许多由少数族裔经营的小企业却很难申请到同等金额的救命钱。因此,对于那些在资源和社会关系上都相当丰富的机构——比如哥伦比亚大学——是否应当接受联邦政府新冠援助资金的讨论,是一个关乎基本公平和公正的问题。”

 

 

但高等教育的情况略有不同。

 

相比于主动申请资助的私立高中,哥大所要接受的 1280 万美元政府援助资金是根据新冠病毒救助计划的标准自动制定的,并非主动申请,因此,哥大无意挤占那些应当给更需要帮助的中小机构提供的资金

 

尽管如此,多所精英高校已经宣布他们将拒绝接受这笔援助资金在公开说辞中,他们常常会提及 “公正性” 这一问题,譬如斯坦福大学就提到。

 

 

虽然斯坦福会在疫情中遭受经济损失,但相比于那些规模更小的学校而言,COVID-19 并未对斯坦福构成实际的 “生存威胁”。

 

斯坦福大学在声明中称:在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下,斯坦福大学正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收入损失,成本增加以及市场低迷等因素可能对斯坦福的捐赠基金产生重大影响,并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对学校的财务状况造成损失。

 

但是,我们意识到,这场危机对许多小型的学院和大学构成了生存威胁,而这些学校是美国高等教育版图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坚信维持这些机构的生存以便为尽可能多的学生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是如此重要——这应当是优先事项。

 

在如今,无论是在个人层面和机构层面,这种判断都尤为重要。我们应当扪心自问,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资源和救助,而那些更需要援助的人和机构又能得到什么?

 

毕竟,那些人均资源相对较少,却承担了高等教育大部分任务的社区大学、公立大学和更小的高校,是更有可能捱不过这场危机的。

 

因此,哥大应当批判性地权衡是否接受这笔资助相对于哥大已有的那些资源,这笔资金究竟是否必要?而这场危机又是否会对学校构成 “生存威胁”?或者,我们是否能够动用已有的资源和力量去为学生和教职员工提供经济上的支持(包括免除研究生的房租,并且为那些由于没有相应身份而无法得到救济法案援助的学生提供资助)?

 

 

当然也可能存在一些特殊因素,例如高校捐赠基金在使用途径上有相关限制;哥大位于疫情中心会遭受更大影响;以及在哥大的通识学院有着比其他藤校更高比例的财务状况困难的学生……

 

不过,凭借着哥大的巨额财富储备,我敢说我们可以。”

 

Brian Siegel 是哥伦比亚大学本科二年级的一名学生,主修专业为可持续发展和计算机科学,对于这一问题,他发表了如下观点。

 

“和哥伦比亚大学一样,全美国的所有大学都在这次冠状病毒疫情中受到了严重打击,但每所学校受影响的程度各不相同。这项冠状病毒援助法案旨在为高校提供经济资助,其中它已经为哥大提供了 1280 万美元的拨款用于抗击病毒,而哈佛、普林斯顿、耶鲁和斯坦福大学则已经拒绝了联邦政府的援助资金,意在将这些钱留给经济上更需要支持的学校。”

 

“另一方面,和哥大获得同等最高拨款金额的康奈尔大学则接受了这笔资金,并承诺会将比要求中的 50% 更高的全部资金用在给学生提供紧急资助上。那么,我们应该跟随其他常春藤学校的脚步拒绝资助,还是参照康奈尔这所同样位于纽约州的藤校的做法,去选择接受这笔钱呢?”

 

“一般来说,我会毫不犹豫地指出,学校应当拒绝接受拨款因为哥大的可用资源广泛且充足,要是接受了这种有着特权性质的资助,必然会间接地影响到其他学校,使它们面临潜在的破产风险。”

 

但是这一次,哥大与 COVID-19 疫情有着独特又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哥大的学生与医生都在抗击疫情的前线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案(CARES Act)对于高校在直接抗击疫情上应当如何分配资金并未作出指示,如果能把这些援助资金投入到哥大抗击疫情的急救人员和医疗英雄们身上,比起为学校提供额外资助,会更有时效价值。

 

哥大已经将自己的运动场改造成了医院,同时运营着比往常更多医疗中心,并且正在利用诸如 3D 打印等技术生产口罩

 

如果能将资金用在这些地方,则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

 

在联邦政府对拨款资金的分配建议上,存在一个语义上的小问题:资金必须用于解决 “由于冠状病毒引起的教学授课交付上发生的重大变化(比如疫情造成的教学授课中断)”。可以肯定地说,医学学生的提早毕业和被迫进入医疗场所工作属于 “对教学方式的重大改变”。当然也可以说,向医学院以外的任何机构提供资助,例如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都将超出救济法案的限制。

 

由于这项法案存在一定的模糊性,我们难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如果有可能将这笔钱花在帮助哥伦比亚那些正在抗击疫情的医生和医疗工作者身上,我会是第一个支持的人

 

如果不是,那哥大应当紧跟哈佛和其他学校的脚步拒绝这笔拨款,从而能让那些财务状况更加艰难的学校得到它们所需的资助。”

 

撰文 / 灯塔学院 本文由灯塔学院独家原创,发表于财新博客的灯塔学院教育专栏。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