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疫情年天涯共此时,疫情下的美国众生相

疫情年天涯共此时,疫情下的美国众生相

意外频发的 2020 年刚好过半 ,全球人民都生活在同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总结起来就是一个 “难” 字
 

疫情笼罩,影响着大家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为了安全起见必须戴上口罩出行、保持社交距离;学校课程甚至毕业典礼迫不得已被转到线上;原定的出行计划不得不被取消;生产和经济陷入停滞,人们纷纷陷入焦虑,最近由于种族问题导致的美国社会冲突也引发了激烈的公共讨论。

 

家里有娃或者正准备申请大学的美国网友们在 College Board  以及各类教育论坛上大胆开麦,疯狂吐槽,我们精选了其中一部分美国网友们的发言,或许可以从中窥见疫情里,美国社会和人们日常生活的一角。

 

“上网课” 触发的教育公平问题

 

美国网友 2plustrio 说:

 

最近发现,周围有些朋友家里的孩子在周边最大最贫困的学区读书,美国各个学校这礼拜才开始尝试让学生上网课、在网上提交作业——但同样的事儿我家孩子的老师已经正式做了有两个月了

 

讲真我不太能接受这种事实。孩子们都是一样的好孩子,说句实话,我家的孩子们也不是天资聪明到超出常人的那种,但(由于他们享受着更好的资源和更先进的教育)现在他们比那些同龄的孩子要成熟得多,并且在一些方面更加领先,我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美国网友 stradmom 说:

 

在得知了我那些拿着助学金的学生们最近正在经历着什么之后,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幸运并且轻松的。

 

他们需要照料因为单亲家长忙着在缺乏保护措施的医疗卫生中心工作而无暇照顾的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同时要在仅有唯一的笔记本电脑上开着好几个弟弟妹妹们的中小学网课页面——还得顾着上自己的大学课程以免跟不上节奏而掉队……

 

除此之外,为了能给家里做点贡献,他们甚至还要在网上找点工作来做,然后还得开车穿过几个州去把他们放在宿舍里的东西拿回来——毕竟原本大家都以为春假那一周放完就可以回学校。

 

天哪,太苦了!而我烦恼的却是 “家里的鳄梨快吃完了,我得去超市了”——相比起来这真是生活的优待啊。

 

那些因为疫情耽误的事

 

美国网友 MaineLonghorn 在 1 月底说:

 

好开心!今年夏天我们要去西班牙和法国度假。虽然要花上对我们来说挺大的一笔钱(肉疼……),但想到一个跟我一般大的朋友已经患上了早发性痴呆、另一个朋友已经死于胰腺癌,我和丈夫都觉得,人就一辈子,享乐得趁早,所以,就这样决定啦——正好也作为庆祝我们家孩子大学毕业的方式。

 

2 月中旬时,这位网友依然期待满满:

 

哇哦,终于有了些好事儿!我们拿到了一大笔退税——原本这一年我们着实手头会有点紧,但我还是把事情提前想得太糟糕了……这笔钱足够支付我们今年夏天的欧洲之行,甚至还能给我们家两个今年即将大学毕业的孩子买好多礼物,真是难以置信!

 

----

 

然而几个月以后再想想,能不能好好出去玩儿还说不定呢。

 

不过这位家长在论坛上算是个话唠,总是分享着她日常生活中的体会,也时不时在网上发表些育儿感叹。

 

比如下面这些(发表于最近几个月):

 

我家三个成年的孩子真是懂事。22岁的孩子正在读大四,她马上就要毕业了,最近正在忙着写论文和参加 Zoom 会议。可怜的孩子,最近(因为疫情)她见不到自己的男朋友、好朋友,也没法观看她喜欢的高年级生艺术展、参加毕业典礼或是去职业中心咨询……但她还是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依然是那样的乐于助人。

 

我 25 岁的儿子也一样。上周他飞往贝鲁特的航班被取消,所以没法去见他的女朋友——他的女友是美国大学校园内的少数族裔。他希望毕业之后能和她继续在一起,但姑娘现在的处境还悬而未决,因此这一切对他来说也是不确定的。我们 27 岁的儿子最近正在被一些精神疾病困扰,但他昨天参加了一场跑步活动,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了。

 

并且,一个月以来,我们的冲突几乎为零!!!我和丈夫为这些孩子感到骄傲。

 

5月的某天,她又一次感叹道:

 

今天对我们家来说是挺艰难的一天。这是我女儿大学阶段的最后一天,原本今天也应该是我侄子的 25 岁生日——然而他在 2015 年 8 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永远离开了我们……当时还有 9 个月他就能从大学(提前)毕业——毕业当天会是他21岁的生日,同时也是母亲节。这一年我姐姐一定过得很痛苦吧……

 

一会儿我女儿还要联系她姐(就是我过世的侄子的小妹妹),表姐也刚毕业不久,现在正在南美当老师。过会儿他们应该会打挺久电话。而我女儿最好的朋友之一,几个月前失去了她的堂兄——他因为吸毒过量而没了命。天哪,对这些孩子们来说,人生真是艰难。我们家的下一代比起我们这代人,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

 

几个月前,欧洲疫情肆虐,美国网友 Inthegarden 说:

 

我们的意大利旅行计划泡汤了——太难过了,还有那些在国外读书的孩子们,真是替他们心痛和担心——虽然大多数人很快都将安全回家,但我仍然能想象这些事儿得多糟心。很多学生应该对他们的旅行期待已久了,但现在基本没戏了,更别说因此要耽误的学分和可能延期的大学毕业。

 

当他们谈起最近的种族问题

 

美国网友 ProfSd 吐槽:

 

亲爱的学校同事们:我很遗憾你们才意识到自己平日在课堂内外表现出来的种族偏见,但这 xx 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想要读读关于美国已经成体系化的种族主义和教育中的种族偏见的材料吗?自己去网上找找不计其数的书籍、文章、电影,还有那些最近几周才出来的播客清单吧!

 

我并不想再参加什么跟种族和种族主义有关的教师论坛。不管是我还是那些属于有色人种的学生,都没有义务来给你们和其他学生以及这所学校里的教职员工提供任何这方面的教育。

 

作为一名黑人女性,我一直以来都在用另一种视角打量我的人生,我也不是很想和你们假惺惺地一块儿玩。所以,不要因为我是你们认识的唯一一个黑人而给我发邮件、打电话、发消息来 “请教” 我了。你们自个儿玩去吧,加油!

 

美国网友 1214mon 说:

 

大约一个月前,我 23 岁的儿子获得了一份奖金,可以选择使用礼券消费,或者再增加些金额,捐赠给慈善机构。他选择了捐赠给CDC(疾病防治中心)。最近他快过生日了,但他还没想好自己想要什么东西作为礼物。今天,他告诉我说,希望我将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的钱捐赠给 Black Lives Matter。

 

 

我希望他这些社会意识的养成是与我有关的。因此,除了给 BLM 捐款外,我还会给他一份礼物,我为他所做的选择感到骄傲。

 

有关教育理念的讨论也少不了

 

这位网名为 BenniesMom1 的家长有两幅面孔:

 

我们学区表示,他们将使用期中成绩作为毕业生们的期末成绩。我家孩子的期中成绩很出色。本周他开始通过 Zoom 上课,如果孩子做了 Zoom 课程的作业,那很好,要是他没做的话,我觉得也没事,我也不想强迫他去写这些作业。为了准备考试,他正在参加一堆 AP 复习课程来,在学习以外,要是他想和他朋友一天到晚玩电子游戏,或者和他未来的大学同学聊天(而不是在写作业)的话,我也觉得完全 OK!

 

如果我家孩子知道我偷偷说了这些,他会说:“天哪,你是谁啊?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