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去年有60000 个学生申请哥伦比亚大学,比之前还高了整整51%

去年有60000 个学生申请哥伦比亚大学,比之前还高了整整51%

据哥伦比亚大学校报 Spectator 报道,今年有超过 6 万名学生申请哥伦比亚大学。部分学院意料之外地发生了相较于疫情之前更多的申请人次,甚至发生了 51% 的申请人次比例飙升。

 

每年 3 月下旬,八所常春藤大学都会同时向数万名翘首以盼的高三学生公布本科生的录取决定。对许多人来说,被招生界称为 Ivy Day(常春藤日)的常春藤大学放榜日,代表着漫长、紧张、繁琐的申请过程的结束。

 

只要点击一下鼠标,学生们就能实现被八大名校录取的梦想——或者体验梦想被击碎的感受。

 

然而,今年由于整个常春藤联盟的申请人数激增,常春藤日从传统的 3 月下旬移至 4 月 6 日。哥伦比亚学院和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周三宣布,在 2020-21 年招生周期内收到的申请增加了 51%,已收到超过 6 万份申请,而上一年只有 4 万多份。录取学生成就上的差距是美国高等教育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即第一代大学生、低收入学生和边缘化群体的学生被系统性地排除在精英院校之外。

 

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招生和财政援助院长杰西卡(Jessica Marinaccio) 认为,"哥伦比亚大学慷慨的奖学金政策非常有吸引力。同时这也归功于哥大积极转向全线上的 virtual 招生宣传带来的意外好处",同时,哥伦比亚大学在疫情期间专门推出,为期一年内不要求申请人在申请时提交 SAT 或 ACT 成绩的考试选拔政策,这些都是今年申请人数激增的催化剂

 

在哥伦比亚大学看到的学生申请量的剧烈上升,与其他美国顶尖高校,如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等情况相似。耶鲁大学和乔治城大学前本科招生助理主任克里斯汀(Christine Chu)认为,这种大范围的申请人次飙升,不仅仅是标准化考试政策变化导致的结果,而是 "流行病产生的不确定性",可能促使学生比正常年份申请更多的大学。

 

近年来,全国范围内都在讨论精英大学招生的流程透明性。

 

2014 年,"学生争取公平录取"组织起诉哈佛大学对亚裔申请人的种族歧视。虽然法官最终判决哈佛大学胜诉,但这起诉讼暴露了精英大学招生办公室的隐秘内幕,开启了一场围绕整体招生问题的全国性讨论。2019 年,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很多常春藤院校被牵扯进了一项关于大学录取案件的调查中,该调查曝光了涉及数十万美元贿赂招生官员的欺诈性招生行为。

 

现在,新冠疫情流行病及其导致的经济衰退加剧了部分申请者面临的选择院校的障碍。根据 Common App 2021 年的数据,哥伦比亚大学等本科院校的申请率整体有所增长。

 

一些人,比如研究非营利组织 Ithaka S+R 的分析师洛佩兹(Sindy Lopez),希望新的免除标准化考试的政策能增加边缘群体的申请者的代表性,特别是因为有证据表明,标准化考试正在系统性地歧视较贫困的申请者和有色人种申请者。

 

“很多研究显示,社会经济地位绝对是与你的 SAT 和 ACT 成绩相关的东西,所以更富有的学生肯定会在增加考试准备方面有优势 —— 例如,多次参加考试,这都是低收入学生无法获得的,” 洛佩兹说。

 

教授戴维斯-詹金斯认为,标准化考试要求的确阻碍了低收入学生进入精英大学的机会。

 

“藤校们虽然已经做出了一些努力,但在招收低收入背景的学生方面,确实存在问题,”詹金斯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 SAT 和 ACT 等这些标准化入学考试对应了考试学生的种族和社会经济地位,但不是一个人是否为大学做好了准备的有效指标。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主任亚伦-帕拉斯(Aaron Pallas)担心,应试教育会对 2025 届学生的录取情况产生任何重大的影响。

 

哥伦比亚大学文理学院 24 届的克里斯(Christopher Nuñez)熟悉标准化考试给大学申请过程带来的额外压力。克里斯是一名盖茨学者,也是家庭里的第一代大学生。他表示,标准化考试的信息和资源的缺乏,大大增加了他在高中时给自己申请哥大带来的的压力。

 

“当你开始把自己和那些每周五天请私人家教好几个小时复习 SAT 的人进行比较,你会很大压力:你只是在可汗学院上做些线上练习题,我认为这对你自己是有害的,因为你开始把自己看得比较轻,也比较差,尽管那只是学术资源上的差异,不代表你不行,”努涅斯说。

 

专家认为,哥伦比亚大学决定实行标化考试 optional,激励了今年申请人数大大提升。洛佩兹称,在大流行病之前进行的研究表明,在采取 test-optional 政策后,各院校来自边缘群体或低收入学生的申请量都会逐步增加。

 

不过,詹金斯担心,即使这些学生中有更多的人申请并被藤校录取,经济因素也可能影响他们的入读决定。

 

"我担心的是,这些来自低收入背景的学生和他们的家庭受到了大流行的伤害,我担心这些学生,即使有经济援助......比如说,即使他们有哥伦比亚大学或其他顶尖大学的录取,他们也不得不去找到工作,只是为了维持生计,"詹金斯说。

 

在全国范围内,过去 15 年,大学学费的增长速度超过了美国全国收入中位数,而学费增长快于平均水平的哥伦比亚大学,现在号称是美国所有大学中学费最高的。

 

随着学费的增长,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经济多样性在过去 10 年中停滞不前,如今获得奖学金的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比 30 年前更少。

 

与同类大学相比,哥伦比亚大学的捐赠基金较少,在运营预算的资金来源上,哥伦比亚大学更加依赖学费。这种对全额支付学费的学生的依赖,特别是结合大学在曼哈顿维尔昂贵的大规模扩建项目,推动了就学成本的增加,导致学生群体的不满。

 

此外,拥有超高学费的顶尖精英大学,由于有更多选择,吸引了比同龄人更好的学生,从而使他们能够为看似优越的教育收取更多的费用,从而获得了很多好处。帕拉斯认为,这种竞争推动了标准化考试作为录取标准的使用。

 

"在实践中,这些分数经常被用来证明一个机构选择高成绩学生的能力,"帕拉斯说。"有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排名系统,各院校之间相互竞争,试图吸引最好的学生。他们用 SAT 成绩或 ACT 成绩或在高中班级中排名前 10% 等作为粗略的指标来衡量他们的选择性。"

 

随着常春藤盟校学位的诱惑力增加,录取率急剧下降,大学录取过程已经成为一门大生意。目前在纽约的招生咨询公司一位初级顾问的咨询费用为每小时 1000 美元起。

 

据介绍,这些升学指导机构的服务内容包括 "完善课程计划、确定和推荐课外活动、准备面试、帮助学生进行个人陈述和补充论文的头脑风暴、评估录取通知书等"。

 

这样的公司可以增加那些有能力在申请大学之前支付服务费用的富裕学生的竞争优势。即使美国精英院校宣称行使整体性的录取流程(Holistic Review),但对于富人来说,通过付费与升学指导公司合作,获得更大的录取优势是很容易的,也是很常见的。

 

私人公司并不是唯一从这些系统中获利的实体,管理标准化考试的非营利机构本身就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它们从考试强制招生政策中获得经济利益。"CollegeBoard 和 ACT,尤其是 College Board,对州议员和其他机构有巨大的游说力度。他们是一家大企业,他们在政治上变得非常强大,但这对低收入学生群体都产生了非常有害的影响,"詹金斯说。

 

尽管标准化考试不再是明确的要求,哥伦比亚大学本科招生部仍然 "鼓励 "申请者提交标准化考试,因为它 "相信这些信息可以成为[其]审查过程中的宝贵补充"。根据以往录取周期的数据,招生专家认为,决定在申请择校时加入考试成绩的学生,被录取的几率远远大于不加入考试成绩的申请人。

 

“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各院校可以审视他们的录取机制,美国藤校们可以了解到,他们不需要 SAT 这类入学考试成绩,就能招收那些优秀的、表现非常好的学生,并拥有一个多元化的班级。”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