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校友子女优先录取愈演愈烈,美国精英大学的后门招生政策真的很糟糕吗?

校友子女优先录取愈演愈烈,美国精英大学的后门招生政策真的很糟糕吗?

很少有精英大学在选择录取新生的时候会承认他们会优先考虑父母或者其亲属是校友的申请者。这种做法很显然,会很大程度上有利于家庭更高收入的学生。

 

据统计,家里有个常春藤毕业的爹妈,可以使你的入学机会增加一倍甚至四倍。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大学都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也不愿意公布他们校友子女数据的理由。他们给最有能力支付费用的校友的子女以更好的待遇,更低的标准,来录取学生,这也对高校招生非常有利。每年学费高达 8 万美元的高校已经超多负面了。

 

大多数的学校,比如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汉密尔顿学院、阿默斯特学院和康奈尔大学等,都声称自己没有偏好校友子女,也没法提供这方面的信息,但事实情况就很难讲了,"高校在这个问题上有点陷入困境,"《富人的平权行动:大学招生的亲属关系偏好》的作者理查德告诉我。 "我对他们不想谈论这个问题并不感到惊讶。"

 

塔夫茨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娜塔莎. 瓦里库也不觉得奇怪。"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校友优先的录取政策还没有结束,它是如此荒谬却又是如此主流,这有点破坏了招生的合法性。"

 

另一方面,优先录取校友亲属的政策绝大多数有利于那些父母能负担全额学费或能提供捐款的白人、富裕学生,而且,这种做法也能建立起忠诚度和持久的联系,对大学的招生有长期的帮助。

 

但实际上,录取这类学生也有助于为贫困学生的奖学金提供资金。

 

NACAC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首席执行官佩雷斯提到该协会刚刚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从种族公平的角度重新设计入学和财政援助。佩雷斯说:"如果我坐在招生主席的位置上,我不会取消这种录取偏好,因为这样的话,我所有录取更多低收入孩子的奖学金也都会受到威胁。"

 

他曾负责康涅狄格州三一学院和加州匹泽学院的招生工作。他补充说,偏好校友子女的招生政策培养了终身的忠诚度,也是高校融资方式的直接结果,使得高校对学费收入的依赖性太大。

 

在高校已经担心入学率下降和机构财政健康的时候,新冠疫情给高校带来了额外的经济打击。

 

在经历了多年的建筑热潮、消费狂潮和学费打折吸引学生之后,大多数高校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全额支付的学生。

 

然而精英大学今年的申请量仍然激增,而此时选择较少的高校的申请人数却在下降,而且有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未来会有更多的麻烦,包括填写联邦学生援助免费申请表的学生人数减少了 9.1%,家庭收入低到可以要求减免费用的早期决定申请者人数减少了 2%。

 

杜兰大学正在宣传今年创纪录的申请人数。杜兰大学的申请人数超过 45,000 人,其中约 4000 人都选择了提前决定(Early Decision)录取,最终将有约 1820 名新生。杜兰大学校长迈克尔.菲茨称他们为"来自全国各地最优秀、最聪明的年轻学者"。

 

杜兰大学不愿回答早期申请者中有多少被录取的学生是因为父母或者其他亲属校友。

 

一位发言人说,这 "只是我们整体审查过程中考虑的众多因素之一"。在申请杜兰大学之前,来自俄勒冈州的 17 岁女孩阿亚娜.史密斯(Ayana Smith)在几个论坛上与学生和其他申请者一起讨论并试图弄清楚他们被录取的机会(她已经被推迟到4月)。"我一直认为进入大学的唯一方法是申请绑定式的 ED,而且我一直听说如果我有父母或家人去了某所大学,那么我就可以比别人有大非常多的录取机会。"

 

乔治城大学第一代新生托雷斯也反对招生中的校友子女优先权。"这延续了不公平的循环,并继续让有色人种和低收入学生处于劣势,"托雷斯说,她在纽约长大,靠全额奖学金就读于乔治城大学。

 

托雷斯住在校园里,但由于这样的招生政策存在,她敏锐地意识到身边的特权学生和许多其他普通学生的差异。乔治城大学表示 2024 届学生中只有 9% 的学生有校友关系。与康奈尔相比,这个比例很低,因为据传有些高校这一占比竟然高达 22%.

 

达特茅斯学院是为数不多的公开公布其提前录取校友子女人数的学校之一,这个数字是 15%,虽然他们不想深入谈论这个问题,但从去年到今年,他们在提前录取申请者数量上有了很大的增长。耶鲁大学增加了 38%,阿默斯特大学增加了 45%,哈佛大学增加了惊人的 57%,说好的疫情年申请的学生变少了呢?

 

许多顶级旗舰公立大学的提前录取申请人数也出现了大幅增长。例如,弗吉尼亚大学的 38% 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 28%。这些精英学校还报告说,来自代表性不足群体的低收入申请者人数大幅跃升,他们认为这主要由于新冠期间采取的不强制提交成绩的录取政策,以及线上的虚拟招生活动。另一个原因是这些较富裕的学校能够为这些学生提供慷慨的财政援助计划。

 

不过,总的来说,ED 还是让更富有的申请者受益,这些 ED 申请人是白人的可能性是其他申请者的三倍。

 

然后还是有一些精英大学是明确表示不会偏好录取校友子女的,这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理工学院。加利福尼亚大学系统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就没有给予这类学生许多招生上的标准降低。去年在南加州大学招生研究、政策和实践中心执行主任杰罗姆举办的研讨会上说听到了很多呼吁,表示也希望可以结束这些录取倾斜校友子女的政策,以此让这个过程更加公平。 

 

杰罗姆说:"新冠对各个大学的财政收入影响巨大,所以他们希望提前锁定更多的学生并让他们全额支付学费,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认为需要联邦政府的介入才能更好地解决这类不公平的招生政策。

 

托雷斯说:"有一些学生没有能力去像乔治城这样的地方,他们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而贷款,并有多份工作,而他们的同龄人已经有额外的优势,父母上过大学,并了解整个录取过程,"

 

因此,虽然有很多很好的理由来谈论取消校友子女的录取偏好问题,但托雷斯承认,高校确实没有什么动力去这样做。

 

毕竟,谁愿意面对慷慨校友的怒火,看着他们的钱流向其他地方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