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学院 > 群像特写:疫情下,斯坦福、MIT、沃顿、芝大等商学院学生正在怎么上课?

群像特写:疫情下,斯坦福、MIT、沃顿、芝大等商学院学生正在怎么上课?

麦肯锡纽约办公室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全美各大院校的商学院逐渐进入封闭状态所有授课和互动环节全部在网上进行,可谓史无前例。

 

今天,我们将采访来自斯坦福商学院,宾大沃顿商学院,MIT 斯隆商学院,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和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 8 位攻读 MBA 校友,深入了解他们在新冠疫情下的就读体验

 

问题一:你们学校的在线课堂体验怎么样? 和实地授课相比有什么不同?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 Emily Calkins 说,

 

线上课堂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调整。同时,这次经历也让我深刻地体会到,到底是什么使得实地授课具有着独特的魅力:

 

讲授的过程只是整个体验的一部分,而学生与教授的互动(比如课堂讨论,提问等),则是实地授课的另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惊奇地意识到,在实地课堂的体验中,我们是如此地依赖非语言的,面对面的交流形式– 有些时候,一个眼神,一阵笑声,或者一次点头,就可以将课堂气氛推向高潮。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 Kerry Omughelli 说,

 

以在线的形式从新构建实体课堂的授课氛围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可能只能选择另辟蹊径,寻求不同的教育体验

 

以前,在实体课堂上,听到一阵笑声,或感受到身边同学的专注,都可以大幅度增加我的学习体验。现在,我(或者应该说我们)必须在新的授课平台上,以不同的方式寻得这种体验。

 

比如,我们会看到在上课的时候,如果一位同学的发言其他同学都很认同,他们就会在课堂的公共发言版上打上“+1” 的字样。

 

诸如此类的微小细节,虽然不能和面对面的交流相提并论,但也确实拉近了在线体验和实地体验间的距离。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 William Quadrino 说,

 

我认为,随着新冠病毒正让整个世界分崩离析,在线课堂正是拉近我们的距离,加强我们的社区意识和凝聚力的有力工具。

 

虽然改为在线课堂让我们缺失了面对面的交流机会,但全新的交流方式也接踵而来 – 如果不是因为我和我的同学们都必须待在家里上网课,我们可能从来都不会了解对方的家居环境是什么样的。

 

比如,我们的一个同学 Eric,家里有条特别可爱的可卡犬,上课的时候总是突然冒出来打断 Eric 的发言(也许正是他说话的声音把小狗引过来的),我们都觉得特别有趣,也增加了课堂气氛

 

于我自己而言,我爱显摆的女儿总是过来跟我的同学和教授们打招呼,还说:“他是我爸爸!”, 弄的我哭笑不得。

 

这些平时在实体课堂绝对不会发生的小插曲加在一起,构成了一种极为与众不同的上课体验。我们通过这种上课形式,不经意间走进了彼此的生活,增加了对彼此的了解和情感寄托。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的 David Urness 说,

 

在我眼里,麻省理工的教育质量一直都是全美最高水准,无论实地与否,并无二至。所以,于我来说,虽然上课体验确实有所不同,但它大都来自于授课内容的更改,而非形式。

 

我的《全球经济挑战与机遇》(Global Economic Challenges &  Opportunities) 课程把每堂课的一部分重点放在了应对新冠肺炎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上。来自美联储和其他机构的特邀演讲者实时分享了他们对这场危机的看法。

 

同样,我的《税收与商业战略》课程在两天内讨论了国会的冠状病毒刺激方案,而我的《供应链》课程则关注如何为这类危机设计有弹性的供应链。

 

此外,麻省理工还推出了一个新的学分课程,专门关注我校目前对COVID-19的研究。

 

所有这些全新的课程内容都让我大开眼界,极大地增强了我的学习体验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 Nadeem Khan 说,

 

我对教授们为保持课堂精神和重建课堂体验所做的努力印象深刻。比如说,给我们上课的很多教授们不仅会把配套于实地教学的现有材料做整理,还为本季度开发了量身定制的教学工具。

 

例如,教《财务管理案例》课程的劳拉·伯恩 (Laura Born) 教授,在第一节在线课程期间,就给自己配备了三个屏幕 – 一个作为素材展示,一个作为要点综述,最后一个作为即兴发挥时的书写黑板。

 

此外,她还非常关注学生们在疫情期间的情绪 – 她让我们每个人提交一到两首自己最喜欢的歌曲,随后会在每节课前和课间播放,而这一举动确实使得很多同学(以及我自己)对在线听课更加有好感。

 

问题二:在疫情蔓延的这段时间里,你是如何与你的同学、教授和其他商学院社区成员保持联系的?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 Emily Calkins 说,

 

我觉得我们的社区还是很有凝聚力的,因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并没有选择各自为战,而是积极地去与彼此取得联系。比如,在过去的几周里,一个由学生领导的草根项目 - “团体正能量传播 (Team Positivity Contagion)” - 已经为近800名参与者发起了75个大大小小的活动。

 

不仅是学生,教授们也正在举办精彩的在线午餐会,讨论新冠病毒危机的政策和经济影响。学生和教授们还经常(经由网络)一起在Netflix上看剧,给过生日的同学们举办在线庆祝会,分享他们最喜欢 “寿星” 的一件事。

 

这一切都很鼓舞人心!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 Kerry Omughelli 说,

 

我们目前有20多位学院同胞坚持一起在Netflix上观看《爱是盲目的 (Love is Blind)》,我还刚刚报名参加了一个在线初级烹饪课程,发现了很多同学的“美食家” 身份。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 Nadeem Khan 说,

 

万幸的是,芝大的布斯商学院给我们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在线活动:比如虚拟游戏之夜,烹饪课程,侍酒师培训 (你没看错!),语言课程和在线问答挑战时间等。

 

这段时间我也开始发现,原来跟我一起学习的人平时有这么多迷人的兴趣爱好 – 他们借着这次机会组织了关于岩石和矿物的在线课程,冥想技巧的介绍课程,吉他课程,和关于摩诃婆罗多(古印度梵文史诗) 的101课程!

 

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 Kris Masoor 说,

 

上个季度,我跟着乔斯·利伯蒂教授学习了《并购、杠杆收购和企业重组》这们课程,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凯洛格商学院最具挑战性,最有回报的金融学课程。

 

利伯蒂教授担心本学期学生们的士气低落,于是给我和其他几个学生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让我们一起给即将入学的新生写一封鼓励性质的邮件。邮件里我们突出了大家的共荣精神和一起学习的乐趣,我还专门给这届新生分享了一些学习心得。

 

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 Ayyub Bokhari 说,

 

接着 Kris 所说的,我想补充的是,在当下,积极地去和社区里的人建立情感联结至关重要。

 

我会主动和社区里的人沟通,帮助他们发泄或理清思绪。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不确定的时期,同学们都在担心工作机会被取消,签证问题和亲人的健康问题,如果没有一个表达这些想法的地方,多少位让人感到不知所措。

 

当然,我这样描述自己所作的事情,听起来好像很高尚,但我必须承认,我和社区里的其他人一样,需要和人交流,寻求情感联结。

 

 

问题三:如果你本身就是一些校内各式各样活动或者社团的组织者,能不能谈谈就目前来说,组织活动的挑战都有哪些?

 

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 Ayyub Bokhari 说,

 

疫情爆发之前,我就一直在西北大学的凯洛格商学院主持 “印度奶茶之夜 (Chai Nights)”,每周在我的公寓里举办,每期邀请 10 至 15 名学生参加,通过一边喝着印度奶茶,一边进行有意义的交谈,培养大家的人际关系。另外,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主持了大约 30 个超过 300 人参加的柴火之夜

 

我计划在春季继续举办这些活动,但众多挑战也就随之而来。

 

首先是场地问题,由于 “社交距离” 的政策,如果还要在线下继续活动,我们就要试图找到比我的公寓大得多的地方举办。但即使如此,如果大家不能面对面地喝茶聊天,那么活动基本也就失去了意义。

 

所以,我现在正在考虑,如何能够通过网络,达到和实地一样的交流效果。也许,解决问题的所在就在于研究当下每所学校是如何合理利用网络环境继续授课和举办活动的,所以我也在有意地去了解包括我校西北大学在内的众多院校的在线执行策略。

 

说不定,在你们对其他院校学生的采访内容中,我也能找到些答案?

 

撰文 / 灯塔学院 本文由灯塔学院独家原创,发表于财新博客的灯塔学院教育专栏。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