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一个系统存在上百年,并不意味需要一如既往地尊敬

一个系统存在上百年,并不意味需要一如既往地尊敬

2017-04-07 翟锦 造一座灯塔 造一座灯塔

 

 

想象一个教室里,有 20 个孩子,四台电脑,却没有老师。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这些孩子可以教自己吗?

在教育技术教授 Sugata Mitra 最初的设想中,这是完全可能实现的。18 年前,当他还在印度德里一间计算机软件开发培训工作时,他的工作地点旁边就是贫民窟。他决定进行一项社会实验,把电脑放在的公共墙壁上,每天观察孩子们如何将学习和技术融合。

Mitra 的工作允许他在公司办公室附近的墙上安装一个有基本搜索功能的电脑。这些之前从没有接触过电脑的孩子,在没有任何指导的情况下开始学习新东西,甚至用自己的方法教自己。

在第一个“墙上的洞”实验后,Mitra 决定进一步推进他的研究。他在印度农村设置了更多的电脑,每一次都让当地孩子提出和解决一个问题,观察自学的趋势是否普遍存在。

依靠彼此和电脑作为指导,孩子们经常能够给出正确的答案。Mitra 发现了新的可以改变现有教育的教学方法。他称其为自组织学习环境(SOLE)。这个想法很简单:给一部分学生电脑,并让他们通过合作解决问题。老师随后积极地促进并给予补充。这个过程是这样的:

1) 给学生一个大的问题或挑战让他们自主思考;2) 学生选择自己的团队并可随时更换;3) 学生可以自由走动、互相交谈并分享想法;4) 学生可以探究任何他们选择的方向;5) 团队要在最后呈现他们的学习成果

Mitra 认为实验中协作的特质激发了学习。然而,只有一个孩子加上一台电脑是不能达到这个效果的。

 

这和动物中的群体智慧相似。“就像蚂蚁搬运一大块食物,”Mitra 解释说,“我们这种现象后,会发问‘他们中的任何一只怎么知道应该推还是拉?谁在管理这个过程?’答案是:没有人。”

蚂蚁作为一个个体,本身是无法移动食物的,但是一群蚂蚁却可以移动超过自身体重 100 倍的物体。Mitra 认为同样的理论适用于人和学习。

在 2013 年,Mitra 因为他的 SOLE 研究赢得了第一个 100 万美元的 TED 奖。他用这些钱在英国和印度设立了 SOLE 实验室。

SOLE lab in Greenfield, U.K.

体验过 SOLE 的孩子们,对这种教育方式的反馈是非常正面的。他们希望得到引导者的鼓励,而不是指示来教导自己。正如“墙上的洞”的实验,他们总能通过协作,找出问题的正确答案。

印度的 SOLE 实验室还证明了一件事情:在教育工作者稀缺的地区,孩子们可以几乎可以使用网络学习任何东西。

在印度的贫穷地区现在有五个 SOLE 实验室。如果老师/引导者有一个难题或问题,他们可以通过云社区的学校向世界各地使用系统的其他人询问。同时,SOLE 还有一个有虚拟教师的网站 Granny Cloud,如果需要,可以提供在线鼓励和支持。

虽然这个学习的方法有助于学生在我们基于技术的世界中茁壮成长,但在今天的教室里,孩子们并没有获得成功。

教育家认为在考试中使用电脑意味着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学习,但是Mitra致力于改变这一点。

他认为,孩子们不需要记住那些存在与互联网上,只需要点击一下就能获得的答案。他建议学校教给孩子如何在现实世界中寻找答案,而不是让他们记住这些答案。

为了传播 SOLE 的理念,整个学校的评价系统需要改变。Mitra 说在 SOLE 中这像解决任何其它问题一样,会在共同的思考努力下逐渐变得清晰。

 

然而,Mitra 也注意到,学校正在变得越来越接受云学校的理念。

School in the Cloud.

让 Mitra 感到惊讶和高兴的是,成千上万的独立于他工作的 SOLE 已经出现在世界各地,自主地形成在当地中心区域。Mitra 说人们经常开他玩笑,“你说你不知道自由组织的想法?”

他认为,无论是否有他的帮助,整个教育制度都会往这个方向前进。这个前进在现有的教育体系中可能是巨大的进步,因为它实际上是教孩子们如何在当前世界完成教育——几乎主要在线上。今天,这种教授快速有效寻找问题答案的方式——这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学校的主要任务?

只是因为一个系统存在了上百年,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一如既往的尊敬。是时候让教学方法赶上技术了——在云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