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思念会变异传染的美国异地恋

思念会变异传染的美国异地恋

——致我们甜蜜过、争吵过、分手过、复合过的青春


高大程

Rice University 化工硕士

上海交通大学学士

现供职于埃克森美孚

 

2016 年的年终,起床习惯性看了眼手机,又是快 12 点了,呵呵。

 

不慌不忙地洗菜切肉,给自己做了两个菜,再来杯星巴克的咖啡,音响里放着 Hebe 的“你就不要想起我”,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刚刚结束旅行的我,显得格外惬意。

 

要离开美国回上海工作了,新的生活就在眼前,趁着这段闲暇,写点东西留给将来那个我。

 

2011年,18 岁的我,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全新的环境和自主的生活模式,让我迷失。

 

也是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阳哥。阳哥爱笑,是个很有想法的学霸,无论是学习还是学生工作,他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所谓近朱者赤,作为他的室友,我开始模仿,我分不清对错主次的时候,他总能帮我突出重围。踏着他留下的脚步,我大一取得了不错的学习成绩,并在学生工作中崭露头角。

 

大二的主角是依依。初识在大一的联谊活动中,我借口帮她补习高数,就是为了多见她一面。一来二去,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成了我这个穷小子的女朋友。

 

那时拉着她的手,即使漫步在冬日萧瑟的校园里,也是那么浪漫。转眼来到一周年纪念日,当时流行表白要喊楼,为了补上这个遗憾,我做了个展板,在上面附上了我们去苏州,杭州的照片,写下那略显稚嫩的“亲爱的,一周年快乐!”,鼓起勇气在她寝室楼下大声喊出她的名字。那含羞的嘴角,这辈子我都记得。

 

大三的我,表面光鲜,国家奖学金,学生会团委副书记,还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学习、工作、感情一样不差。但是,被繁重的专业课压得抬不起身的同时,又要面临抉择了,本校保研,考研北大,上班工作,还是出国深造,作为20岁的毛头小子,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咨询老师,与学长谈心,再考虑到自己的专业,百般纠结下还是选择了出国读硕士这条路,女朋友跟我做了一样的选择

 

“既然定了目标,那就得去努力。”阳哥这么说过。

 

于是我提高了对自己的要求,每天寝室,课堂,图书馆,三点一线。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取得了专业第二的整体成绩。与阳哥的友谊,与依依的感情,虽都有波折,但总体来讲,还是稳步向前。

 

私以为有了成绩就够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大三暑假签了家留学中介,咨询老师说我英语成绩太差,而且缺少干货。我不想浪费了自己的成绩,没办法,趁着暑假和清闲的大四上学期,托福,GRE,实习,科研,一手抓。

这是我本科阶段最辛苦的时候了,对于六级才考 450 多分的我来说,托福和 GRE 就是我面前的两座大山,而我就像愚公

 

同时,我在浦东的巴斯夫公司实习,单程交通就得 2 小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下去的。

 

还记得我母亲给我来电,问我过得好不好,一句话我都挤不出来,反而是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辛酸史就不赘述了,结果是好的,我拿到了哥大,康奈尔,莱斯,UCLA 的 offer。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之前在美国读书的学长学姐,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咨询着学校利弊。当时的我,天真地以为可以毕业顺利找一份工作留在美国,基于这个考虑,我放弃了哥大和康奈尔这两所常青藤名校,决定去德州休斯顿的莱斯大学。恩,没关系,我知道你可能都没听说过。

 

依依的申请结果也不错,决定去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阳哥也被北大提前录取。

 

大四下毕业季,想起了依依那时发的一条状态, “我们热恋了三年半”。

 

我因为她的感动而感动。三年半的时间里,甜蜜过,争吵过,分手过,复合过,跟国产的青春片比起来,估计就差堕胎的情节了,哈哈,你们不准笑。真的不容易。

 

暑假我去了她的家乡,可能马上要面对异地,临别的时候,依依抱着我不肯放手,眼睛闪着泪花,嘴上嘟囔着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哥哥,我怕我们到了美国走散了”。我强装镇静,安慰着这个我深爱的女孩子。

 

没想到,一语成谶。

 

刚到美国的日子不好受,语言不通,阳哥和依依都不在身边了,我又是转专业的学生需要补课,和本专业的同学不在一起上课,感受到了可谓前所未有的压力还有孤独。依依先放假了,来看我,我偷笑了一天。

 

甜蜜的时间总是飞逝,依依要回去了。由于我还没买车,她走的时候坐得是前往机场的Super Shuttle。这条状态她没删,“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看来以后要开启省钱买机票模式了,再见了 houston!”在家门口送走依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跑到房间,关上门哭了好久。思念的确是一种病。而且会传染,变异传染。

 

依依选择了别人。我跑去她的城市,期中考试弃考,大家不要学我。末班飞机,紧闭房门的她的室友,和别的男生一起走下车的依依,我的心在那刻没有跳。依依不是你们想象得那样的,她知道不对,也尝试和那个男生断绝联系,但是做不到,我也不想勉强她。

 

分手礼物是一条烟,我让她给我买的。四个小时的归程,两眼放空,脑子一片空白。四年感情,没有经受住异地的考验。我认了,是我怂。

 

研一寒假的我越发放纵自己,抽烟,买醉。突然感觉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我取得的这些成绩,也换不回依依的心,又有什么用呢?酒精中毒,被室友送去医院打点滴,让朋友们操碎了心。大家一起决定带我出去散心,奥兰多,迈阿密,KeyWest,佛州十日游。一号公路很美,可是没有依依了。我忘不掉,做不到。

 

开学了,15 个学分让我暂时忘掉了伤痛,上课,做作业,做实验,忙得不可开交。我开始减肥,180 斤的大胖子变成 142 斤,买了新衣服,竟然体验到依依之前总说的“Shopping 使我快乐”。

 

转眼暑假,我决定回上海做实习,为找工作做准备。遇到了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孩欣欣,被甩失恋,从消沉到重振旗鼓,生活在跟我几乎一样的剧本里。相似的经历让我们格外聊得来,有一次聊天中,她半开玩笑地说“那就我们在一起吧。”我怕感情,它伤我太深。

 

我没有回复,转而和依依聊了聊,得知她过得很好,我反问,“我们当时那些美好,你真的舍得不要吗?”她沉默良久,屏幕上只剩“对不起”三个字。

 

我和欣欣在一起了。

 

研二,短暂在上海和欣欣相处了两个月以后,我回到美国继续学业。

 

第一件事就是 Career Fair,投了好多简历,只拿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再次体验到找工作的艰辛。国内的秋季招聘我也没放过,把心仪的大公司全都投了个遍。拒信一封一封地来,突然特别后悔之前的决定,来什么莱斯大学啊?哥大、康奈尔,哪个名气都比莱斯大得多呀,不晓得的,还真以为我们是野鸡大学。

 

眼看着国内面试的小伙伴们一个个都拿到了 Offer,我却一个也没有。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内心的煎熬体现在身体上就是嘴角起了泡,还感冒发烧。可是有欣欣在电话那头陪着我,“好饭不怕晚”,她总这么说。

 

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收到了石油业第一名的埃克森美孚的 Offer,随之而来的还有化工业第一名的巴斯夫公司的 Offer,激动的我和侃爷坚帝拥抱在一起,谢谢你们,还有欣欣。

 

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