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他是在美国执业的第一位华人律师,但无力冲破一个国家以法律施行的种族歧视

他是在美国执业的第一位华人律师,但无力冲破一个国家以法律施行的种族歧视

张康仁

哥伦比亚大学 法学院 学士

耶鲁大学 法学 学士

史上首位在美国执业的华人律师

本文由灯塔学院独家采写

并授权首发于哥伦比亚大学全球中心官方微信

2015 年 3 月 16 日,美国加州最高法院作出编号为 S223736 的裁定,颁出了一张迟到的律师牌照。这张牌照,迟到了 125 年。牌照主人张康仁,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获得律师资格的华裔,却于 1890 年在加州遭遇了拒绝。

禁止这位律师开业的唯一理由,是他来自中国。

1872 年 8 月 11 日,张康仁作为第一批留美幼童之一,跟随容闳和其他幼童从上海登船出发,目的港是旧金山。初次登上轮船的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兴冲冲地在甲板上观望着渐渐远去的吴淞口,目送可能还不明所以的故土。海上难免受到风浪颠簸之苦,一群孩子或啼哭,或呕吐,或者紧抱着被子想要一直睡下去,因为晕船一天只能吃下几口米粥。

过了十数天,这群幼童竟慢慢适应了海上生活,晕船者人数大为减少,遇到大风暴时,大人们如同醉汉站立不稳,可孩子们却嬉戏自得,毫无恐怖。到了深夜,小家伙们还在船舱中嬉戏,喧哗不已。后来甚至开始有些喜欢风浪,因为风高浪急的时候,监督官员就会免除他们每天的功课。


第一批留美幼童合影

最初幼童们吃不惯船上的西餐,甚至把护送官员治喉咙痛的咸西瓜皮抢吃精光。但是航程刚刚过半,多半幼童已经习惯了牛奶面包。早晨八点半,中午一点半,晚上六点半,当用餐小锣敲响,他们就会饶有兴致地坐到餐桌旁。“每人坐处大碟一,勺一,刀一,叉一;洋布手巾一方,束以白铜圈。”他们的食物有牛肉、羊肉、鱼、甜咸皆有的面饼,饮料有奶茶、冰水。“饮毕,进高脚瓷盆四,装水果二、干果二,每人随意食之。干果即胡桃、杏仁、葡萄干等。”

经过四十天航行,他们从太平洋西岸世界上一个古老的帝国,来到了太平洋东岸年轻的共和国 —— 美国。

1872 年 9 月 15 日的《纽约时报》报道:“昨天到达的 30 位中国学生都非常年轻。他们都是优秀的有才智的淑女和绅士,并且外表比从前到访美国的同胞更加整洁。三位满清官吏阶层的监护人和他们同行。中国政府拨出 100 万美元作为他们的教育经费。中国政府计划每年选派三十名学生前往这个国家。”锦缎长袍,留着长辨的大清幼童,让新大陆的人们辨不清性别。

百年前的旧金山突然来了这么一群着锦衣绣裳的少年,自然引得“从而观者如云”。

随后一行人从旧金山出发,他们开始了了横跨美洲大陆的火车旅行。张康仁对这种 “fire car” 倍感新奇,他晃着脑袋看着两侧车窗外的草木山川飞快的倒退,穿过山洞时伸手不见五指,沿途赤背红发的印第安人弯弓驾马射杀美洲野牛,他想要探出头再仔细些看风景,却被随行官员制止怕他不小心掉下车。


张康仁肖像

火车上面安置的一切,也吸引着他的目光:车厢头尾各有两个火炉,各有两个水盆,有厕所两个,两侧是座位,上侧还有可放倒的卧铺位车上用的灯是洋蜡烛。还有可撑起也可放下的小桌供人们吃饭使用。火车上没有餐车,所有乘客的吃饭问题,都要在停车期间到站台解决,站台的食铺,卖的大都为牛肉、羊肉和馒头,每人每次花费一元,食物既糟价格又贵。短暂的停车时间,幼童们手上拿着钱纷纷跑下车去买食物再急急跑上来。

就这样一路而行,七天后到达了终点站——康涅狄格河畔的 Springfield,当时中国人给了这座城市一个清新的名字“春田”。

半年前,容闳给耶鲁校长波特写信,就日后学生赴美的具体计划向这位师长请教。

收到容闳的信之后,波特校长立刻把这一留学计划告诉当时的康州教育局局长诺索布先生。为了让这批年纪尚小的中国幼童能够尽快学习语言,并能得到家庭的关怀,他们最终决定,将幼童三五一组,分散到沿着康涅狄格河谷的美国人家中。

消息传出,愿意接受中国幼童的美国家庭踊跃报名。当第一批幼童到达时,已有 122 个家庭表达了意愿。这些美国人多数是教师、医师和律师,康州教育局统计,他们有能力接受 224 名中国幼童,而这批中国幼童的人数是 30 人。

对幸运地获得批准的 “Host family”,诺索布专门写了一封信。他要求家庭教师们掌握孩子们的作息时间,孩子们还很幼小,在慈爱的同时也要严格要求,注意道德培养,注意中文的温习。

他还特别提到了幼童的健康:“要让中国学生知道卫生之道,要让他们经常洗澡。遇到天气有变,必须躲避风寒,尤其在出汗后要特别谨慎,以免发生意外!”


张康仁一家

张康仁被安排寄宿在一名叫作盖迪的人家家中,以熟悉美国社会。稍后进入美国第二古老的中学——哈特福德市立高中,与钟文耀一起寄宿于威廉·斯密斯家中。

张康仁非常喜爱希腊罗马文学,在 1876 年 6 月 23 日举办的学生联欢会上,他还朗诵了西塞罗的作品片段。哈特福德《每日论坛》报为他们留下了毕业典礼的详细情景。在其它年级同学坐定之后,伴随着音乐教授 Irving Emerson 指挥的 Maryllis 的曲子,毕业班的学生款款进入礼堂,绕过前台走到他们的座位上。男孩们身穿黑深色套装,女孩们身穿黑色丝制长裙,头上戴着花环。

三位中国学生身独树一帜,他们身着华丽的丝制长袍:一位是橄榄色缎子,另一位在橄榄色长袍上系着华丽的珍珠色缎子腰带,第三位身穿非常名贵的浅褐色丝袍,打着黄色缎带绑褪,为了和服装款式相配,第三位学生手中还拿着一把扇子,并戴了一顶满清式的缀有红钮扣的帽子。中国学生卓尔不群的打扮无疑要吸引太多的目光。

中学毕业后,张康仁进入菲利普斯预科学校,在一年后的毕业典礼上,他还上台以英语作了题为《希腊在希腊以外的影响》的演讲。清光绪五年,这位大清子民与大多数留学幼童一道,进入耶鲁大学。

然而没过多久,政治压力从国内传来。留美幼童们都长大了,他们接受了美国的教育,被“洗了脑”,终日饱吸自由空气,他们平时性灵上受到的沉重压力,一旦排空飞去,言论思想便都和旧教育的规范不合。

公元 1878 年,吴嘉善以驻外大使参赞的身份,随晚清大臣陈兰彬出访美国。第二年,驻美使馆参赞兼幼童出洋肄业局委员容曾详丁忧回籍,陈兰彬派吴嘉善接任其职。当时,这批出洋留学的幼童队伍在管理上并不严格。光绪六年十一月,一名叫李文彬的御史递上了一份折子,弹劾留美幼童,“多入耶稣教门,其寄回家信有‘入教恨晚死不易志’等语……或习为游戏,或流入异教,非徒无益,反致有损,关系实非浅鲜”。

吴嘉善上任后,看不惯一些学生的离经叛道之举,用传统的礼教去管理和约束学生。

他认为,外洋风俗流弊多端,并向陈兰彬进行报告。然而,他的行为受到了当时负责幼童留洋事务的容闳的反对,并在如何管理学生的问题上与之发生了矛盾和冲突。总理衙门接连听到对留美幼童事业不利的声音后,开始征求重臣及相关人士的意见,有的主张全撤,有的主张半撤半留,有的还主张整顿,但主张全撤者占据主流。


少年张康仁

正当李鸿章考虑是否要撤销幼童出洋肆业局之际,吴嘉善致函李鸿章,建议“半撤半留”。经过一番周折之后,最终在光绪七年七月,中国幼童奉命辍学并撤退回国。

已经在耶鲁大学学了两年法律的张康仁也不得不收拾行李,奉诏回国。回到国内很快被分配到福建水师学堂。看上去,几乎是永远告别了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和美国的生活。

只是,如果亨利·康仁·张这么容易对命运屈服,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他决意要继续自己的学业。在当时,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妥协,但张康仁却有着独特的优势,他的哥哥就在夏威夷经商。依靠哥哥的资助和自己的一点积蓄和借款,张康仁又回到了美国。据说,在檀香山中转时,他还遇上了一位老同学,对方希望借钱回国,他就将自己全副身家交给对方,自己则重新赚取旅费和学费。

回到美国的张康仁,继续在耶鲁大学的学业,并在 1883 年毕业。此后又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学习,于 1886 年毕业。

值得一提的是,在毕业时,张康仁才剪去了脑后的辫子。

要成为真正的律师并不简单。当时美国的规定,只有美国公民才能够获得律师执照。而根据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张康仁不可能获得美国国籍。


第一批留美幼童青年时代合影

在纽约州,一次面对面的申辩之后,张康仁获得了州长大卫·希尔的支持。纽约州议会通过了特别法案,豁免了张康仁成为律师必须是合法公民的资格要求,条件是他必须通过律师资格考试。

而后张康仁顺利通过了考试,据说评分也极高,三位考官一致决定接纳其为正式律师。他成功在纽约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在律师事务所实习近一年半后,张康仁正式得到了开业执照。 

但意外的是,当张康仁随后向纽约市最高法院提出执业申请时,却遭到了拒绝。

纽约市最高法院内部也出现了一些分歧。当时,大法官查尔斯·布朗特表示,州议会只是准许纽约市最高法院豁免张康仁的外国国籍因素,并允许他在通过律师协会资格考试后加入州律师协会,但“准许”并不等于“强制要求”。换言之,州议会只是给予最高法院自主权,最高法院可以违反《排华法案》和《纽约州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接纳张康仁,但也可以根据原有法律,拒绝张康仁的申请。而查尔斯·布朗特与另一位大法官查尔斯·丹尼尔斯的决定是:法院自主决定拒绝张康仁的申请。

张康仁在被纽约州最高法院拒绝后,也将入籍作为首要任务,于是转而向纽约市中级民事和刑事法庭申请入籍。

1887 年 11 月 11 日,他在该法庭的法官乔治·胡森手中得到了入籍文件。此后,他一边在一间纽约律师事务所工作,一边等待第二年的律师协会会员资格申请。1888 年 5 月17日,他获得纽约州律师协会会员资格,可以在纽约州执业,成为了美国第一个华人律师。

当年,《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一新鲜事,他们在新闻中说,张康仁不仅是第一位在纽约州持牌执业的华人律师,也是全美第一个获得律师执照的华裔;当他站起身去签字时,同学们纷纷鼓掌。

1889 年 6 月 12 日,他又获得了美国公民护照,一切似乎都向好的方面发展,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美国国内舆论对张康仁入籍一事进行了猛烈抨击。

《纽约时报》就撰文表示胡森法官归化张康仁毫无道理,因为 1882 年通过的《排华法案》已经明确规定了中国人不得入籍,张康仁是第一个破例者。众多舆论都认为张康仁的入籍无效。

之后的张康仁,选择前往华人最多的加州执业。1890 年,他申请加入加州律师协会。但加州方面拒绝了他的申请,加州最高法院大法官霍斯甚至直接断了张康仁的后路,裁定其入籍证件为“非法发放”,属于无效。因此,张康仁不但没了律师资格,连入籍资格也没了。这场斗争,以张康仁的失败告终。


1919 年,晚清留美学生最后的一次聚会合影

后来,张康仁在清政府驻温哥华、朝鲜、华盛顿市等地使团里担任多年翻译,最后辞职到夏威夷作了律师。

1912 年,民国成立,他亦转而为民国政府服务。1913 年到 1914 年间,他任驻美使馆一等秘书、代办,据说其间曾参加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白宫为女儿举行的婚宴。1916 年到 1917 年间,他又在加州任中国海军学生监督,后因病退休。

张康仁的后半生一直在中国与美国之间穿梭。

他在银行业卓有成就,他在南京的大学里教授银行学和国际法,在上海的政府里任职。他被清廷赐予“法科进士”的身份,也担任过中华民国驻华盛顿的外交官,但他不再是加州或者纽约州的律师。

他可以在美国过着宽裕的生活,能够参加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白宫为女儿举办的婚礼,但他无力冲破一个国家以法律形式制定的族群歧视;他可以冲破清政府的规制出来追求自己的人生,他可以凭自己的努力成为行业顶尖的人才,却难逃被政治力量一再拨弄的悲惨命运

1926 年,张康仁因心脏病突发,逝世于加州伯克利市。

参 考 资 料

1. 黄昉苨 《 中国青年报 》( 2015年05月13日10 版)

2. 百年传奇—中国最早的官派留学 ChinaUnix

3. 第一位在美国执业的华人律师—— 旧时海归(14)张康仁(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