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陈筱:在瓦西里岛上读法律硕士,孤独是个常态,球已到了洞沿,只差临门一脚

陈筱:在瓦西里岛上读法律硕士,孤独是个常态,球已到了洞沿,只差临门一脚


陈筱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 法学硕士

北京外国语大学 俄文 / 法学双学士

曾就职于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现就职于某互联网企业国际法务部

在波光粼粼的涅瓦河北岸,与冬宫遥相对应的瓦西里岛上,坐落着俄罗斯最古老、最富盛名的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它创建于 1724 年,至今有 284 年的历史,与莫斯科大学并称为是俄罗斯两大王牌学校。

前苏联戈尔巴乔夫,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以及前任总统梅德韦杰夫都曾就读于该校法律系。而陈筱,是圣彼得堡大学法学院民法专业的第一位中国研究生

“其实我最初有考虑过直接工作。但大四,当我在图书馆备战司考的时候,我看见身边很多准备考研和国考的同学,头埋在一摞摞半米高的书里,他们真的非常努力非常刻苦。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中国孩子们太累了,总是追着赶着从一个终点到下一个终点,却不懂得停下来。我自己从小也是个拼命三郎,为了考学,学美术,学体操,从初中开始几乎就再也没有 12 点之前睡过觉。我当时真的很后悔这些事情,这种赶路可能让我错过了途中很多美景,这种只有眼下的生活让我感到一种深深的恐惧。

陈筱选择去俄罗斯继续念书。

由于去俄罗斯念书的人很少,手续很不完善。陈筱几乎逛遍了俄罗斯各个高校法学院的网站,寻找相关信息,当在一个国外大学招生巡展上偶然了解到俄罗斯排名第一的圣彼得堡大学法学院愿意接收中国学生时,陈筱欣喜若狂,感觉看到了希望之光。

但真正操作起来还是非常棘手,材料正常递交时间远远超出了学校规定的最后期限。就在陈筱以为没有希望,要功亏一篑的时候,他大学在最高法院实习时认识的一个俄罗斯使馆的朋友帮他加急,在一天之内搞定了他的认证材料,让他最后一刻提交了所有申请材料。

等结果的过程非常难熬,但陈筱内心非常坚定——只上最好的法学院。在先后拒绝了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立师范大学向他抛出的橄榄枝后,陈筱在最后一刻终于等来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法学院的录取通知,如愿以偿成为了圣彼得堡大学民法专业的第一个中国研究生。

“这个头衔很好听,但俄罗斯却没有想象中的友好。”

陈筱笑称自己是两年三迁。因为学校承诺给分配宿舍,陈筱完全没有想过住房会成为他在俄罗斯留学时最纠缠他最久的麻烦。学校分配的宿舍在彼得堡另一端的一个岛上,每天往返几乎要穿过整个城市,而彼得堡的冬天白天非常短,尽是漫漫黑夜,“我不想每天这样黑灯瞎火在路上四五个小时,于是我只能临时自己找房子。”

时间很紧,学校附近尽是六七十年代的筒子楼,当地人称其为“赫鲁晓夫房”,类似集体宿舍。开始的时候,陈筱很不习惯这种居住环境,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新房,但万万没料到房东老太太苛刻难缠。几乎两三天就要来检查一下房子,有时候人不在,她就自己拿钥匙开门。

矛盾在第一个学期末到了临界点,“第一个学期末我被考试弄得焦头烂额,恨不得分身来用,这时房东太太突击检查,发现房子特别乱,就强行向我室友要求每个月额外她支付 2,000 元,为我们安排一个定期清洁的保姆。我知道后非常生气,我本身就是学法律的,当然和她据理力争。但因为后来和我合租的室友住回了学校宿舍,我也就退租了。”

陈筱认命似地搬进了学校附近一座只有 3 分钟步程的赫鲁晓夫楼。每层楼中间有一条走廊,走廊两侧就是一个个小开间。他就住在其中一个 10 平米的开间里,屋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

墙壁满是斑驳,地板开裂,角落发霉,屋子的隔音和保暖效果很差。走廊两端是公用的厨卫,非常简陋,天气稍热一点就会散发出巨大的难闻气味。由于没有自然光线透入,楼里即使在白天也阴暗无比。“有时候朋友来探望我会感叹说,这儿看着好辛酸。我尽量减少在房子里的时间,去学校图书馆读书学习。”

彼得堡大学的研究生从一开始讲得就难,进度也快。“民法债中的问题,债法中的问题”要求学生的基础非常扎实,“债有哪些部分,债的成立,债的执行,债的担保,债的终止,债中的特殊合同,合同的要件,合同的成立,合同的生效”,每个部分下还有很复杂的制度。

“中俄学法律的角度其实很不一样,这个转换对我来说其实很难;俄语的口语、书面语和法律用语几乎是三个世界,纵然我在大学里读的是俄语专业,语言仍然是我很大的障碍。”

陈筱的多数同学都是从彼得堡大学的法律本科直升上来的,几乎都能出口成章,说出来的话就像用笔写出来的一样,干干脆脆,清清楚楚,逻辑严密。这让唯一的中国人陈筱感觉压力很大。班上除了陈筱之外,大家都是在职读研究生,每个人都很忙,没有人能提供更多的帮助,陈筱只能自力更生。

“第一个学期我过得很狼狈,6 门考试挂了 4 门。”

“我当时非常害怕,”陈筱说。彼得堡法学院要求极为严格,每学期都会根据成绩淘汰 20% - 30% 的学生。虽然说每个学生有 2 次补考机会,但一般第一次补考没过,就要接受与一个由各个系主任的会面。“很幸运,我补考全部通过了。”

紧接着而来的学期,陈筱迎来了一场富有挑战性的考试:教授给一张卷子,计时 36 个小时,不管以何种方式完成,36 个小时后必须把答案发到邮箱。

卷子上只有两道题,一道理论题,一道实践题,要求学生利用所学知识分析一个案例。身边的同学们拿到卷子都很自信,觉得两道题时间充裕,信誓坦坦地说只要 8 个小时足够,只有陈筱很担心。结果,陈筱的所有同学都跟他一起在图书馆坐到了最后, 36 个小时里除了吃饭,睡觉,每个人都在拼了命地写,留下一摞厚厚的纸。

这门考得昏天黑地的考试过后,我突然顿悟了应对这类考试的套路。我慢慢适应了俄罗斯学习法律的角度,也非常欣赏这种考察综合应用能力的考试方式。我的口语也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到了第二年,我已经可以在国际法课上当着两三百个同学主题演讲。”

在俄罗斯的最后一年,陈筱迎来了俄罗斯研究生国考,提起国考,俄罗斯当地学生都会表示头大。国考开始前老师提醒陈筱,要做好三年才能读完的准备,作为一个外国人,考过国考非常不容易。

那天晚上,陈筱一个人躺在床上,感觉非常迷茫。

“我已经努力了这么多,现在这个球已经到了洞沿,只差临门一脚就赢了,一切就很圆满。还有两个月,我为什么不能拼一把?”

陈筱闭关了 2 个月,熬过了 10 个通宵,每天平均 5 小时的睡眠,不分日夜地阅读总结和记忆,把手机通讯设备全部关掉,完全与外界隔离。每天早上七点起床,然后去校外一个别的图书馆。

最后的国考,陈筱一分过线。

因为毕业答辩的论文,陈筱的导师为此破例给了陈筱保博的资格。在陈筱的论文审辩意见上,他的导师说,“这篇文章是由我们班上的一位中国同学写的,非常有趣。我不知道他可不可以拿到 5 分满分,但是如果他拿不到 5 分,我会希望能够特批这篇文章录入我们的优秀毕业论文库,让俄罗斯学生都能有机会看一看这个角度的文章。”

 “初到俄罗斯的时候,孤独是我的常态。我一个人学习,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我感激这种孤独给了我另外一个世界,让我变得非常敏锐,感知到更多生动;让我变得十分沉静,眺望到更多清晰与明朗。”

“在我非常孤独的时候,我遇见了上帝给我的礼物。”陈筱口中的礼物,是一只叫作 Milk 的 12 岁俄罗斯田园猫。“因为过去我全家人都不很喜欢带毛的动物,所以刚开始看见它的时候我就决定把它关在外面,不让它进来。但是它就莫名地很喜欢进我的房间,经常窜进来然后跳到沙发上,或者跳到桌上,碍于主人,我就举着书小声地吓它,它就会跑掉。后面两周它还是进我的房间,但就会安静地呆在角落里,我也就听之任之,只管看我的书。” 时间久了,经常是一人一猫一书,有时候看书看累了,回头瞄一眼,就会看到 Milk。

中国人陈筱拿到了班上最多的实习 offer。去外所实习的第一天,几乎所里所有人都跑去和他打招呼,“看,我们最受欢迎的中国实习生来了”。“我愈发了解俄罗斯人的性格好恶,也感受到他们对朋友的热情仗义。”

在俄罗斯有这样一句话,“If you are one of ours, then all of mine is yours. ”到现在我去彼得堡,叫俄罗斯朋友们出来玩,大家都会一个不落地来。对我而言,彼得堡就像我的另一个家,我非常珍惜在那边交到的好朋友。

今年,陈筱辞了大成律师行多年的工作,正式入职某中国互联网企业,负责处理相关国际法务,再次对我回忆起多年前在俄罗斯修读法律的经历,他说,“不要急着让生活给予你所有答案,静下心来一节节生长,一步步攀登,一切迟早都会有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