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我在德州奥斯汀分校读新闻,在大学,我拍了一部关于德州听力障碍者的短视频

我在德州奥斯汀分校读新闻,在大学,我拍了一部关于德州听力障碍者的短视频


孙佳怡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新闻专业学士

DailyRX News、Spark Magazine、District Magazine、BurntX 等实习

采写 / 修文龙 @ 灯塔学院

当飞机降落在奥斯汀.伯格斯特国际机场,我揉了揉还充满困意的眼睛,起身跟着人群走下飞机。举目四望,只是从眯着的视线里看出了一点未来。

来到奥斯汀的第二个月,戏剧课考试的前夜,我想着 Brianna Figueroa 在台上讲的戏剧要素分析,看着面前繁杂的 PPT 和 reading,突然间想家的情愫涌上心头,放声大哭。

如果在家里,我应该正在温馨的书房中复习;如果在家里,父母一定会来嘘寒问暖;如果在家里,妈妈肯定会把夜宵端到书桌旁。可是现在在奥斯汀。

想和家人诉苦,但是对明天的考试无济于事,又会让家里担心,想家的情感无处发泄,只能稍微平复一下心情继续复习,还好最后幸运地拿了 A。

在学校生活两年多,我已经能够学习排解自己的情绪,把课业按计划划分,每天看一些 reading,把 PPT 做成小纸条来背;每周和父母通次视频,和室友汤汤在奥斯汀乱逛,也会通过健身和网购来缓解压力。

留学在外更多时候只能依靠自己。

大二我们有一门代号 J311F 的课程,要求与他人合作拍摄 video。最开始对拍摄软件不太熟悉,老师也只是让我们自己去查资料,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我的合拍伙伴是美国人 Mikaila Rushing,她长得胖胖的,是一个认真敬业但是耐心非常差的人,最初对我的态度不是很友好。我们约好一起去一个地方拍视频,她开车到我楼下接我,大概五分钟,可能真的只有五分钟,坐到车里的时候,她很不耐烦地说“你他妈刚刚去哪儿了?!”而之后她去接另一个白人女生的时候等了更久,但她就突然变得超级 patient 超级 nice,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在拍摄过程中我们会起很多争执,最开始是讨论视频的侧重点。她希望突出画面,想把单个的画面叠加,而我想要把许多有关联的画面联系在一起讲述完整故事。之后我们在配背景音乐和不同时间段音量的调节也有分歧。

即使有许多争议点,但为了同一个目标,我们还是会努力地沟通,这门课的教授也会帮我们协调并提出建议。在拍摄过程中,我们与被拍摄对象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有好几次都被放了鸽子,其中一次我们约好了时间打车过去,对方居然不在,我 text 他们询问,对方表示在忙之类的敷衍过去,没办法只能重新再约时间。

技术方面,我们希望可以从不同的拍摄角度多方面地展示他们的工作车间,但囿于器材有限,不能以在车间不同位置安装摄像头的方式来实现,最后我们想出,让一位工人在肩膀绑上小型摄像机的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次次的争执,一次次的互相否定,没日没夜的练习、试拍、“宿舍-学校-拍摄地”三点一线的奔波,就这样在处理各种问题之后完成了最后的作品。

结课作业是一部关于听力障碍者的视频短片 Silent Automotive。

主人公叫 Danny Blalock,他经营这家所有雇员都是听力障碍者的维修店已经有八年了。

在奥斯汀,听力障碍者是一个非常大的群体,Danny 想,为什么不开一家店来服务这类顾客呢?听力障碍者在正常的维修店里会遇到麻烦,因为店员没有耐心向他们解释发生的故障是什么。
雇佣听力障碍者来维修汽车,最困难的有两点。首先是很难注意到汽车哪里有噪音,因为听不见,所以要通过振动才可以发现和诊断故障,虽然这的确可以办到,但是要花费很多时间;其次是在遇到听力没有障碍的顾客时,雇员需要通过写字,来与顾客沟通问题所在,这需要时间来赢得顾客的信任感。
Randall Doane 是这家店里的机械师,除了日常的工作也会做赛车发动机项目,他与一名顾客用了五年时间,才建立起彼此信任的关系。

Danny希望媒体能够建立起大众和听力障碍者之间彼此理解的桥梁,让大众知道,听力障碍并不是问题,需要的是更多信任。
在视频最后,机械师 Randall Doane 很激动地用手语对我们说,“We have noses, eyes, cars, feelings, and we can smell. Why treat us any different?”

我超爱传媒专业,希望未来可以满世界到处跑,知道不同地方的人都在做什么。

我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身边的事,让世界变得更透明,更公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