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我在洪堡州立大学读本科,从听不懂英文课到彻底打开自己的加州求学时光

我在洪堡州立大学读本科,从听不懂英文课到彻底打开自己的加州求学时光


Yimo Wang

洪堡州立大学休闲娱乐管理 学士 曾实习于曲江新区遗址公园

美国加州洪堡州立大学(Humboldt State University,简称 HSU)建校于 1913 年,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阿卡塔市,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体系中地处最北部的高等院校。

很小时在《世界知识画报》上看过一篇介绍加州的故事,配图是一辆停在枫树林边的白色敞篷车,带有红色 “California” 字样的车牌。

我清晰地记得当时感叹,如果长大了有机会可以去照片里的地方读书就好了。不过这个念头也是转瞬即逝,被很多之后的事情冲淡了。

高考完很长一段时间都很低沉,周围很多同学都被国内不错的大学录取,选择了一个看上去很有前途的专业,期待着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而我却对未来毫无头绪。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可以在国内读一年 General Education,然后转些学分去国外大学继续读完。于是毅然决定出国,虽然当时的我对这个州立大学毫无感觉,对它所在的地理位置也没有什么概念,但只是想着可以出去看看不同的世界,就觉得很激动了。

接下来一年的 General Education 课,对于英语并不怎么好的我来说十分痛苦。最初的时候,每写一篇 short essay 都需要花很久的时间, 满都是生词的全英文课本也看不太懂,更完全没有意识去主动提问,连讨论作业 meeting 都是老师要求安排的。最害怕的应该就是做 presentation,每次都会紧张到忘词,卡在讲台上匆匆结尾。

结束了一年国内的课程,终于要出国的时候,好像也并没有之前想像得那么激动,直到真的站在旧金山的机场里,听着所有人都讲着英语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另一个国家了。

对美国最初的印象并不好,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来就被运丢了所有的行李,又或许是飞到小镇的飞机被无故取消,不得不在机场附近找酒店多住一晚。最后几经反转到了学校,看到宿舍的床,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

休息过后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 Arcata 真的是个很美的地方。只有一万人的小镇,80% 以上都是 Humboldt State 的学生,可以说是一个由大学衍生出的小城镇。

每当放假大批学生外出旅游的时候,小镇就几乎空得没剩下什么人了。这里有以海绵宝宝里“蟹堡王”餐厅为灵感的 Stars Hamburgers, 有围绕在 plaza 的各种手工艺品小店,还有很多原创酸奶冰激凌店。

Humboldt State 的宿舍,操场和一部分教学楼都建在山上,背靠着一片红杉树林,站在山坡上就可以远远望见海岸。

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原始森林很令人兴奋,打开窗户,空气中夹杂着潮湿的木质味道,很容易就会放松下来。从宿舍到教室的那一段路刚开始走起来实在是让人吃不消,先要沿着蜿蜒的山路慢慢走下来,过了用一整个原木做成的小桥之后分出两段路,左边的那条其实并不能算做路,只不过是被人踩出的可以爬到操场的一条小径,右边的山路则是走去教室的必经之路。

在 Humboldt 的这几年,从一开始对陌生环境的抗拒,到逐渐把这里当成自己在美国的家,我也成长了许多。

回想起第一次去上专业课 Leisure Programming,几乎听不懂老师同学在讲什么,就更不用说参与讨论。庆幸的是,老师同学都很耐心地愿意听我用不完整的英语讲完话,还会常鼓励我要继续加油,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作业不符合要求被扣分后,母语是法语的教授找我谈话,告诉我,这里是美国,不用担心问错了问题会被批评,或是觉得没听懂老师的要求很丢人,而她的职责就是帮助和引导我去理解所学的知识,提出质疑,不代表不尊重她。

这次的谈话让我心里很暖,也因为这次,我决定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上,都应该放得更开一些。于是我开始经常跑各个老师的 Office Hour,从以前每次 meeting 前需要列出问题组织语言,到现在可以直接跑去跟老师反映问题顺带聊聊生活,感觉自己在 Humboldt 的每一天都在成长。

第二个学期,我选了一节 Leisure in Society,授课老师同时也是我的 advisor,为了帮学生提高做 presentation 的技巧,她在教室后面把录像机架在支好的三脚架上,拍下每一个人做的 presentation,然后上传到网上供大家查看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当时在录像机前做 3 分钟的 presentation 手抖到不行,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后来选的课里,体验了一把去 Redwood National Park 和同学一起露营两天一夜,每个人准备了三十分钟的户外求生课程。深山里没有网,电和热水,只有一个小木屋有火炉可以暂时取暖。

天黑后开始下了一夜的大雨,对从来没接触过 Outdoor 的我来说,那次吓到整晚缩在睡袋里都没有睡意。很有意思的是,从每个人的课里学到了很多求生技能,像是用绳子自救,打成不同的结,就会有不同的功能。

再面对大家做 presentation 也好,做活动也好,虽然也会紧张,但是学会了去适应并且享受这个过程。每当抬头对上大家的目光,看到他们在专注地听我分享的内容, 时不时地点头应和,又或者从台上走回座位时周围人鼓掌对我说 good job 的时候,真的从内心感谢每一个人。

国内没有休闲娱乐管理这个专业,大多数人听过后,都会觉得这个专业很杂,唯一能对应相关的也就是酒店管理和旅游管理了。 第一次暑假回国时,我提前找了一个旅游方向的实习,可是不去体验不知道,真的去实习了以后,才发现自己不仅对 tourism 这方面提不起兴趣,对国内的工作环境也有些不适应。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方式,对顾客的态度都跟在美国遇到的大不相同,这甚至让我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专业。

后来因为辅修 BA,选过一节 International Marketing,这也是这么久以来唯一一节能让我每次课前都很期待的课,更是因为这个授课老师,让我确定了在美国继续读研究生并且换专业的想法。老师是十几年前印度移民来的,有些轻微的口音。第一眼看过去有些严肃,但是没想到一开口整个人活泼得和少女一样,总是很积极的,充满了正能量。

之后听她讲自己的经历,才知道她是全额奖学金来美国读了 MBA,PhD 之后遇到了现在的丈夫,两个人决定一起留下,最终选择来 Humboldt 教书,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 American dream 吧。每周课上她都会分享很多有趣的当下时事,分成小组讨论并鼓励每个人轮流发言。

因为 project 的事情,我几乎每周都会去一次她的 office hour,她会直接指出我语言上的问题告诉我要更多的去 speak out,也会留意我申请研究生的过程帮我一起筛选学校,还告诉我年轻的时候应该多出去看看世界,不要让周围的人或者事物阻碍了脚步。

在 Humboldt 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和来自不同地方的人相处,学会了平衡自己的生活。在这里,我遇到了在台湾和四川上过大学的 Bevon,看上去高冷却主动给我留电话让我随时遇到问题可以找她的 Madison,日本来的钢琴弹得很好的 Mia,还有看上去很害羞却主动邀请我去吃墨西哥菜的 Jennifer……

放假的时候出门,看到纽约、洛杉矶和旧金山的繁华,拉斯维加斯的炫目灿烂和蒙特利的宁静,可是最爱的还是 Humboldt,这个陪伴我成长,教会我直面困难的地方。

很幸运能够在这个安静的小城镇读书,有时候想想如果当时是去大城市的话,恐怕现在我的心不会这么定,也恐怕会待在中国人的小圈子里,始终不敢迈出一步。这几年下来回顾过去,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出国,可能自己不会有现在这样勇敢自信,遇到事情也可能还是需要依靠周围人帮忙才能解决。总说出国会让人变得独立,但是我学会的,是用更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

闲暇时间里和朋友一起去运动,心情不好的时候到海边或者隔壁的 Redwood Community Park 散步。当真的看到印有 California 字眼的车牌从眼前闪过时,才猛然发现小时候对加州不经意的向往竟然已经实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