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哥大心理咨询硕士江帆:17 岁赴美求学,如今是美国社会机构主管,在这之间的,是一个伸手探月亮的故事

哥大心理咨询硕士江帆:17 岁赴美求学,如今是美国社会机构主管,在这之间的,是一个伸手探月亮的故事

江帆
纽约州执业心理治疗师
哥伦比亚大学 MHC 心理咨询专业 硕士
Hamilton-Madison House Director of PROS
现任 美国麦地臣社区中心 PROS 主管
哥伦比亚大学 ISPA 创办人
 
采写 / 灯塔学院特别撰稿人 纽约大学 MSW 硕士 麦子
 
每一个离开家,踏上异国旅程的游子都描述过他们即将降落到某个陌生国度的时刻,但江帆的那一刻似乎更特别。
 
“当时我坐在飞机上,国际航班飞了很久。快要降落的时我打开遮光板,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尤金,这个即将陪伴我度过四年的地方,美得像童话里的小镇一般。”
 
那一刻,17 岁的江帆宛如新生。
 
谈起赴美求学的初衷,江帆说得轻快又简洁。这轻快的语气背后,藏着她曾经 17 岁的压抑和勇敢:高考结束的江帆并没有如愿考上心仪的院校。对此,江帆表示,那是一段很压抑的时光。每天最害怕的事就是家中电话响起来,不知道又是哪位亲戚或是父母的朋友询问高考成绩。每到那个时候,江帆的心就好像被打了一记闷拳,疼,但也只能是种难言之隐。
 
接下来,就是出国留学。“申请的时候有很多难题,比如文书,比如要跑各种手续。”国内的应试教育,让江帆在第一次写申请文书的时候傻了眼。“我刚刚高考完,满脑子的知识点还没消退,哪里想过什么批判性思维,又怎么写得出一篇像样的 Essay 来呢?”当看到美国大学对于文书要求的时候,江帆坦言:“我想都没想过。”
 
办理相关的留学手续也是让江帆接受了不小的考验。她说,“手续都是英文,父母没有办法替我完成,于是只有硬着头皮自己处理所有事情。”压抑,“但那时候,感觉是沒有退路的。”她有点悲从中来,但又有些期待。因为她受够了那个一考定终身的负担,她想要新生,就必须离开。
 
之后,她误打误撞进心理咨询,却竟然找到了诗和远方。
 
关于为什么选择哥大心理咨询(Mental Health Counseling)这个专业,江帆的回答让我哑然失笑,“我当时选错了。”
 
在俄勒冈大学学习了四年心理学的江帆似乎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
 
她喜欢心理学这个专业,但也仍然迷茫着未来的方向。一向是乖乖女的她再次选择了遵从父母的意见。沒有自己想法的江帆最初选择的是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与市场挂钩,与商业有染。在父母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当江帆接到哥伦比亚大学的通知书的时候,她错愕地发现,原来自己将专业错选成心理咨询。
 
江帆在电话中笑着说:“我从来都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选错了专业我也没有特别懊恼,因为转念想了想,心理咨询也是我一直都很好奇,很有求知欲的领域。”于是,江帆决定“一错到底”。
 
对于申请,江帆有自己的想法。她认为,如果想在美国成為心理治疗师,一定要区分你所申报的項目是否具备报考执照的资格。比如很多学校的临床硕士项目并不具备报考执照的资格,就是说,读两年出來连报考执照的资格都沒有,更不要说执业了。心理治疗师执业还有很多的細分,包括社工临床治疗师(LCSW),心理咨询师(LMHC),精神分析师(psychoanalyst),艺术治疗师(LCAT),家庭与婚姻治疗师(LMFT)等等。她在电话里有些惋惜地说,“其实我觉得心理治疗是一個‘贵族’专业,碩士项目毕业只是一个敲门砖,而后面的修炼是耗时也耗钱的。所以我鼓励大家多些和已经在业内的人交流,获得这个行业最真实的资讯才是王道。”
 
“我在事后有总结过,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就是社会责任感。”江帆颇认真地告诉我,她在文书中提到了自己以前在国内做过一次心理咨询的经历,但是对整个过程还有方法都充满了疑问。她表示希望能了解到美国的心理咨询和中国有什么不同。最重要的一点,“我想学成之后把这些知识带回中国,带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江帆是个很坦诚的人:“你可能以为我的故事是很励志的那种,有着大篇整齐的规划和清晰的理想。但是这些我都没有,即便我已经开始读心理咨询的研究生,我一直都懵懵懂懂的。”
 
唤醒江帆的是一次看似平常的培训活动。
 
那是一场关于性暴力的讲座,有一名普通的学生被邀请作为主讲人,主讲的内容是:什么是强奸文化(What is rape culture)这名学生走上讲台,“我今天被邀请来讲强奸文化,但是从一开始我就在想,为什么是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有什么权力讲强奸这个话题?”她顿了顿,“但是直到我站在台上的这一瞬间,我恍然明白,每一个人都有這個权力。不,每個人都应该站出來谈论强奸文化!强奸文化关乎我們每一个人!”就在这一刻,江帆的心被狠狠击中。
 
“我开始哭,后来每一场培训我都参加,我都哭。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哭,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真的被触动了。”而那个时候的江帆明白了一个道理:作为心理咨询师,只有自己被触动的事,才会真正的发自内心地想要改变。于是,江帆开始筹划成立国际学生组织。起初她的想法是做性侵教育和倡导,但是鲜有人参加,这个话题在中国学生间颇受争议。而这,也就是哥大 ISPA 的前身。“虽然你现在在 ISPA 的各大活动中还是看不到性侵教育的身影,但這是我的初心,无论是否通过 ISPA 实现,都将会是我未来努力的方向之一。”江帆笃定道。
 
自大学起,江帆就一直从事学生会活动,从参与者变成领导者,江帆的社交能力超过自己的想象。“以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我也很少去探索自己的可能性。但是来到美国,我想着既然是重生,那就重头来过。于是我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
 
江帆穿梭于各大学生组织与社团中,参与组织了很多学生群体,作为学生会主席的她似乎乐在其中。“当你把社交看做是一种乐趣,结交不同的个体,听他们的故事,认识他们的人生的时候,你会从中看到更多生活的可能性,自己的可能性。”江帆知道社交很重要,但是她从来不会为了社交而去参加酒会,觥筹交错间递上自己油墨味尚存的崭新名片,江帆并不觉得这比听一个有趣的故事来得更值。
 
研究生毕业后,江帆依旧有些迷茫,于是她决定打着去夏威夷参加 APA 大会的名号先好好的玩一圈,回来再考虑工作的事。当她躺在沙滩上,正享受着夏威夷热烈的阳光和甜腻的酒精时,她接到了一个改变命运轨迹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她曾经在 ISPA 举办的一次讲座中请来的客座嘉宾。因为江帆对她的故事颇感兴趣,所以就一直保持着联系。没想到,这个嘉宾给江帆带来了 Hamilton-Madison House 的工作机会。于是回到纽约,江帆顺利入职。
 
江帆对自己的评价是:“神经大条又一根筋。”她认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成。她知道做心理咨询师,执照是很关键的一步。于是她只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工作满三千小时,考取了纽约州心理咨询师执照。
 
命运又在此刻为她开启了一扇窗。就在她考取执照后的不久,所在机构大批量员工流失,导致江帆所在部门的主管全部辞职换了工作。而刚刚踏入这个行业的江帆竟意想不到地成为这个部门中资历最深又唯一有执照的员工。于是,年纪轻轻的江帆当上了部门主管。
 
如江帆所说,是工作找到了她,但前提是,她站得足够高,一眼就能被看到。
 
提起工作中印象最深的人和事,江帆笑着回忆:“那是我刚入职两个月分配到的一个患者。”
 
江帆的第一个患者对她是个不小的考验。刚从学校毕业的她尚不知行业的危险,以为还像学生时代实习一样,总会有学校替她撑腰。直到她接到了第一个患者:一个患有思覺失調症並被判二級謀殺的罪犯,四十多岁,男性,丧偶。在转到江帆的医院之前,这个患者已经在州立医院住了十个月,属于高危患者。
 
“我一开始很紧张,和他交流的时候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但是后来我了解到,很多精神病患者的攻击只是出于自我保护。只要他信任你,他就不会攻击你。”
 
“那是第一次见到他,因为他之前已经住院十个多月,很多社会能力比如说话和写字,已经丧失了。他努力地想要表达什么,但是依旧很难辨别。这个时候,他掏出随身带的一个大袋子,里面哗啦啦掉出一堆他死去妻子的照片和文件。他就一张一张的翻着,支支吾吾的试图和我说些什么。那一刻,我真的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
 
在江帆和患者的共同努力下,病情一天一天好转。从住院部转到了门诊部,从每周参加一次治疗小组,到一个月回访一次。让江帆感动的是,每次这名患者到门诊部复查,都会特意绕到江帆的办公室前,和她打一声招呼。
 
江帆所在的行业很辛苦,她也常觉得不平衡,但是每次只要看到患者康复,或者只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她都会觉得值得。“所以在这个行业,初心很重要。很多时候会因为外界的影响而忘掉初心。忘掉初心,就很难坚持下去。”江帆在电话那头,语气坚定又沉稳。
 
问及未来的规划,江帆依旧有着不确定,但是她希望能寻找最真实的自己。她说,现在的工作正在慢慢地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她。“我正在努力的填充自己,希望当那个契合本心、由衷向往的梦想找到我的時候,我有勇气和能力去抓住它。”比如现在的江帆开始接触戏剧,因为她很喜欢用身体表达感情,所以有的时候会参与到表演中。这个自我探索的过程给了江帆无限的思考空间,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她想要过有质感的人生,她始终在寻找。
 
江帆和我说完她的故事,笑着问我:“我的故事是不是特别没有代表性?”我反问原因,她说,“因为我一直都被幸运女神眷顾啊。”
 
其实,生命中哪有那么多幸运呢,不过是她一步一个台阶的向上爬着,然后一伸手,竟然够到月亮。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