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灯塔故事手册 > 古典钢琴博士王婕青:每天 8 小时,从 6 岁燃到曼哈顿音乐学院的炽烈琴梦

古典钢琴博士王婕青:每天 8 小时,从 6 岁燃到曼哈顿音乐学院的炽烈琴梦

王婕青
密苏里大学博士在读
曼哈顿音乐学院硕士
香港钢琴公开赛金奖获得者
多次成功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
10+钢琴教学经验
 
6岁学琴,12岁考入音乐学院附中,20岁出国。
 
人生阶段的转折中最大的一个,就是选择出国留学。它对我的影响不仅是提高我的专业水准,而是对我的整个人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最初有出国的想法是源于留德台湾钢琴家郑杰,我在初三那年开始跟她学习钢琴。每节课,她都会介绍一些新的想法,每周都有小型沙龙会,还会定期给我们举办音乐会。我记得每次音乐会结束之后,她把我们每个人留下来点评,分析每个人的演出的过程以及发挥,同时给出了下一个阶段的学习任务和计划。专业课上,她也拿出她在德国学到的严谨态度,教导我们如何演奏。
 
曾经有一次,在大家都拿不准的演奏记号上面,她并没有很快下定论,而是亲自查阅了很多资料,与我分享,最后让我自己选择一种喜欢并且觉得合适自己的方式演奏。这些新颖的学习方式吸引着我,令我也开始萌生了出国的想法。
 
“你出国吧,国内该学到的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出去走走看看,机会很多的,”留法青年钢琴家江晨老师这样对我说。这位留学法国瑞士的钢琴家不仅带给我了一套法国学派的演奏技法,还讲述了关于她自己的留学生活。法国学派讲究细腻,这一点也从她身上充分体现出来。一节课时间只讲一首曲子的开头几小节是经常的事。
 
曾经有一次,整节课只讲了5个小节。从分析音乐开始,到声音,节奏每一个方面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我一遍遍地尝试,根据每一遍的尝试,她再说出她的意见,并且亲自做示范。每个音该如何触键,用手臂,手指还是手臂带动;声音该往哪里走,听到的效果应该是怎么样的;亦或者节奏的重心在哪里,为什么这个音比那个音要重那么一点点,出来的效果到底区别在哪里;更或是这个音应该晚出来那么0.01秒,但是整个的感觉又是不同的。 
 
真正让我决定要出国留学的,还是旅美钢琴家辛欣老师。他话不多,总是会说你“弹得很好”。他总是对我说,“出国吧,你的眼界会不同,你的内心世界会更加不一样”。有一次他郑重其事地问我: “你出国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现在你手上曲目都是可以的。为什么不能想得简单一点,给自己点信心?不要想得太复杂,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你不是已经超额完成了那么多曲目了吗? 你自学能力很强,从来不需要我说很多,一点就能做到,外国老师最喜欢这样的学生了”。
 
在选学校犹豫的时候,他告诉我:“你有什么不敢想的,你都可以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况且你是有实力去尝试这些顶尖名校的”。在跟他学琴的时间里,我也做了很多我想过,却不曾想过会实现的事情:开独奏音乐会,开讲座,考托福,留学申请。
 
他也像个大男孩,带着学生们一起出去玩,聊音乐,聊人生。他虽然给了我很大的独立空间,但是也给我很多细心的指导和建议,从曲目选择到最后录音,都在他的帮助下顺利进行。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每天8小时泡琴房练琴的场景,还记得一遍遍地录音录像,他给我指导给我建议的场景。
 
除了专业的努力之外,托福的学习也不容小觑。托福是听说读写的综合考试,需要花时间学习整理。在申请的那段时间,除了练琴录音,就是学英语。坐地铁,坐公交,走路,除了琴房就是图书馆。在各项准备就绪的情况下,我陆续接到了8所学校的面试申请。这意味着,我又要一个人远赴美国,开始我的面试之旅。
 
从第一站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到最后一站纽约曼哈顿音乐学院,我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路虽有坎坷但还是算是顺利完成。当我陆续接到offer们的日子里,我也反复纠结自己到底该去哪里,是应该去阳光灿烂生活舒适的加州,还是应该是去世界的文化大熔炉纽约呢?
 
纽约!纽约!这不是我早就梦想的城市吗?
 
梦想实现得很快,以至于有点应接不暇。音乐学院课程紧凑,每学期18学分,需要更加独立完成的同时,也有需要几个学生一起排练完成的项目。少了死记硬背而更需要理解能力去完成的功课,也更多了实践表演的机会。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准备这些功课和表演,也更多了和教授接触的机会。
 
最让我感动的是,几乎每一位教授都会耐心聆听我的演奏和的想法,相处起来更像是朋友。 我的专业老师由于经常到国外演出讲学,专业课不能按照正常规则来上。回到纽约的第一时间,他就会过来为我补课,补课补到学校关门是常有的事。记得在去年冬天,在我申请博士录音的阶段,我的第一次录音他不满意,在结束了一天课之后的晚上10点,他把我叫到自己的Studio,开始跟我讨论我的录音,从整体到细节,不错过任何一点。听到录音的某一个段落或者小节时候,他会停下来,告诉我具体哪里不对,应该怎么做,还拿出乐谱出来钩钩画画。需要时,他甚至会为我示范,并要我跟随他演奏一遍,检查是否真正理解了他的意思。
 
我也在离申请提交的几天里,以最好的状态完成了录音。
 
纽约,恐怕应该是这个世界最丰富的地方。它好像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也能让每个人找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每一个曾经在脑海中幻想的情景都一一在纽约这个大熔炉实现了:卡内基音乐厅、林肯中心、大都会歌剧院是生活必不可少的地方,博物馆更是间间不落下,我的业余爱好也是一个个地增加。它们丰富了我的生活,也对我的音乐学习产生了巨大影响。 Piotr Anderszewski, 这个波兰的小众钢琴家在卡内基的一场音乐会,令我到现在还是能清晰底记得他整场表演里从第一个音符到最后一个音符的用心演奏,每一个句子,每一个音,都仔细斟酌,回荡盘旋,不知道未来我的音乐里能不能有点他的味道,哪怕就一点点?
 
如今回想申请时的日子,无论本科,研究生,还是博士,心态都是最重要的。对演奏专业的学生来说,现场的发挥直接影响着录取的结果。如果教授会看上你,亲自领你为徒,他们会尽心尽力,给你很多施展的机会。 
 
现在的我,在即将踏上古典钢琴博士之路的同时,也在学习爵士钢琴演奏,偶尔也梦想当个调酒技师。音乐不只是抽象的感觉,在感性中,寻找理性的存在,才是它的真谛。
 
一个关注海外教育、常春藤留学的订阅号
成为灯塔故事手册的主讲人
讲述你的故事
猛戳,填写以下表格
https://lighthouse5.typeform.com/to/vmeXsY
推荐 0